ニノ週記

おこるな いばるな あせるな くさるな まけるな

 

這年頭怎樣的協會都有


Category: 吐渣不吐金   Tags: ---
這年頭怎樣的協會都有

所以這"愛妻家協會"其實也不足為奇XD

TSUMA

新聞原文:
「愛してるよ!」―。31日の「愛妻の日」を前に、日本愛妻家協会などが29日、東京都千代田区の日比谷公園で開いたイベントで、会社員ら約40人が妻への思いを絶叫した。夫たちの叫びは妻に届いた?

出處:這裡


31日是"愛妻日",所以愛妻家協會於29日在日比谷公園舉辦對妻子吶喊出"我愛你"的活動,約有四十位上班族參加。

(1)31不曉得是怎樣的諧音可以成為愛妻日?看這字型也不太像(默)
WIKI也找不到...
很愉快地利用辜狗大神找到解答,公佈在最後看有沒有人要猜看看.^_^

至於愛妻嘛...究竟有多愛呢?
愛這種東西不(只)是掛嘴邊,手邊美國家務勞動的數據就顯示女性從事家務時間約於男性三倍啊。倘若"共同家務"跟"把愛掛嘴邊"只能選一項,不曉得會選哪一個??

找一個會將愛掛嘴邊然後又有錢可以請管家的.^_^

但<<心經濟,愛無價>>的作者肯定無法輕易認同吧,畢竟她認為問題不僅是市場邏輯中酬勞問題,還有更多涉及人情與溫情的東西......

"世界上有比錢還重要東西",這種話果然是要有一定財力作支持才能說出口
別太理想了吶.....就算巴西開發部長再怎麼強調"再想像",我還是相信老馬的物質基礎不是無的放矢ˇ




我要組一個"半夜得開窗吃臭豆腐"協會 .= =+


愛妻日解答 --> 1(=英文的I ) 31(=日文的妻 )

化小愛為大愛


Category: 吐渣不吐金   Tags: ---
化小愛為大愛

從學姐那兒得到的訊息,看到介紹,最簡單可做的也就是捐錢了
所以發信問了版主(新加坡人)相關匯款事宜,迅速得到回應後,進而連繫台灣區的負責人

應該沒關係(?)所以將所收到的回信轉PO至這
或許有興趣的人也可以各種方式參與


[廣西蓋校舍活動]

所收到的版主回信(新加坡人)


Hi Ada

Thank you for your email and the plan to make a donation!

How you can make the donation depends on where you are. If you happen to be living in Singapore, you can either make a donation in cheque or in cash and pass it to me directly. If you are based in Taiwan, you would have to contact my project partner, Yang Huei Tzu, Alvin who is living in Taipei. Her email address is pichalam@gmail.com.

If you happen to be living outside Singapore or Taiwan, then we probably need to discuss a little more on how this can be done.

Again,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kindness! It is very encouraging and heartwarming to receive such a message, especially when people are trying to tighten their belts due to the economic downturn.

We wish you and your family a Happy and Healthy Ox Year!

Best regards
Sophia

P.S: Alvin and I won't be able to check our email very regularly next week because of Chinese New Year. We will be more active in answering our emails again in early Feb. Hope you have a relaxing and enjoyable holiday!



台灣區負責人的回信
(基於保密原則刪除姓名與電話)

Hello Ada,

收到你的信,讓我狂喜...

OO跟我發起「廣西蓋校舍行動」,目前在大陸、新加坡、台灣三地分頭募款蓋校舍,主要的受益對象是11~12名瑤族孤兒。行動有兩個平台:helpyao.com 中英文;helpyao.blogspot.com 中文。你可以看兩個網站,更瞭解這個行動的動態。

台灣這邊的募款窗口為中華傑青,我附上掃瞄本,你也可以參考
http://helpyao.blogspot.com/2008/09/blog-post_1435.html
要麻煩你捐款以後聯絡我一聲,這樣我做一月徵信才知道有一筆款要拿,謝謝喔!

明天寒流來,記得保暖 ;-)



附上信的理由在於呈現對方認真的態度以及可親,或許可以刺激大家參與的動力?
我倒是基於某原因所以才會產生莫名的動力的啦........囧


大過年的,若有點能力,不妨來做點有助他人的事情吧
可以讓自己有好心情唷~

因為這樣那樣的理由所以不在這發表的文章


Category: 吐渣不吐金   Tags: ---
因為這樣那樣的理由所以不在這發表的文章

所以,丟回老巢
浮浪人在島上漂遊

但因為是鎖碼,所以特地過去的必要也沒有: P


以上ˇ

大爺不夠有力?!


Category: 吐渣不吐金   Tags: ---
大爺不夠有力?!

從草大那連結的20問
似乎從三次元到二次元都可以依據你所選擇的答案猜測到心中所想的人物
大爺大概在十六題左右就出現明顯的問題
是否是有錢人啦
是否是作為領導者啦
十八題就正確猜到

相較之下.....忍足同學就 囧
為什麼二十題結束後會是個兩腳站立的老虎漫畫.=_=;;;;;



1


大爺之所以會拖那麼多題
大概是因為一開始地區(...這跟想不想無關,畢竟我法定上就不是日本人 囧)
以及第四題是否"有力量"的評估


大爺不夠有力嗎?!!!!!!!!!!!!!


自從選了有力後,一路向奇妙的地方歪斜
就算大爺長的一副繡花枕頭樣,但他在我心中可是有力的啊


設計的頗有愛的事還有自我修正(?)功能
在忍足同學變成一隻老虎後,出現一張列表讓你勾選正確的心理所想,
或者當上述皆無時可以自己填空...... 這麼做的目的就是要進行修正吧.^_^


最常被"遐想"的人物:
第一名:神燈精靈(某種程度上可以理解)
第二名:我 囧

近三十天排名的第三第四名分別是:我的影子,跟我媽!

[同人]女孩子的 身體(AO/後天女體)3


Category: 於是這是愛(「嵐」影像)   Tags: ---
3.
……那就是今天早上所發生的事。
跡部萬分頭疼地以手撐住額頭,疲倦般地深深地吐出歎息。而這只是讓忍足更加淚汪汪地低垂下頭。
 
「……那,我要做什麼呢」
「耶?」
「雖然說幫忙,我能做的事畢竟有限。停止生理期這種東西也不可能……所以,你自己目前究竟希望我做什麼?」
 
讓忍足繼續哭下去也只是讓自己更無力。這麼一想,跡部便努力地恢復冷靜。在這自亂陣腳也不是辦法,因為變成女生的身體,所以來了月經。目前也只能這麼想。
「……有一個…請求」
「所以說,是什麼啊」
「那個…買那個給我」
「啥」
「那…那個」
「不說清楚我不會明白的吧。究竟要買什麼」
「……衛生棉……」
「哈?」
「那個…….衛生棉…..」
「…………」
「那個!雖然,雖然自…自己去買也可以,但現在血流不止…就算用衛生紙也只能撐個一時…所以…」
買給我。
 
或許是因為對跡部的沉默感到不安,無意識地愈講愈小聲。到最後已經將眼神飄開不敢看向對方。非得拜託跡部景吾這種事,對於自己也是種折磨。
一如預想,跡部並未回答。
雖然也知道這種拜託會讓人不愉快,但現狀就是無法離開洗手間。
若下半身不是穿四角褲的話,拿個衛生紙應急衝去買或許還有可能。但現狀就是……
除了拜託跡部,別無他法。
「小景……」
「我……我去買吧……」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但…但、但是……」
 
用力地緊抓住跡部的外套,抬起淚眼。這麼一來,就算是跡部也不得不被動搖。以萬分悲悽的表情閉上眼睛,我知道了,苦澀地回答。
 
「但是,需要花點時間吶」
「……唔,不管多久都會等的。真的…很抱歉」
「不需要一直道歉。又不是你的錯」
 
雖然這麼講了,但跡部的臉上卻更是烏雲滿佈。
 
確實,若是自己是跡部的立場,若被人要求去買生理衛生棉也肯定會回絕的。這與其說是請求,不如說更類似某種懲罰遊戲。實際上姊姊以去買東西作為懲罰時,自己寧可下跪求饒。
自己都如此厭惡的東西,卻讓跡部去買……不管怎樣道歉都不夠。
雖說如此,他真的會買過來嗎?
不安地看著跡部的離去,忍足嘆了口氣。
 
 
於是,過了一個小時……
 
 
(……不、確實說過不管多久我都等但……)
邊伏下身,忍足在心中叫喊各種抱怨。
跡部並未回來。
發過MAIL也打過電話,但卻全然沒有任何回應。因為只拜託跡部,對這情況感到不安也是沒辦法的。也不是說討厭狹窄的地方,但那麼長時間被關在這因而得了幽閉恐懼症也不無可能吧。幸好冰帝洗手間設備完備,便座也十分溫暖。就算長時間下半身暴露在空氣中,也不至於打寒顫。
問題是,被迫關在這裡。
而為了打發時間,在玩了長時間手機遊戲下,電量也岌岌可危。
為了維持生命線而不得不停下遊戲,但什麼也不能做的情況下無疑類似於拷問。加上經血不斷流下,在無法改變姿勢下腰臀部也開始感到痠麻。
 
想要站起來,想要走出去。
腦海中充斥著這種想法。
 
「……小景…..」
在快哭出來,而小聲呼喊著等待著人的名字之際,突然間聽到走廊傳來的腳步聲,緊接著是推門時的嘰軋。
 
「小景……?」
小聲的詢問後,獲得肯定的回覆。
「慢死了--!跑到哪裡去做什麼了啦!」
「回家一趟了」
「…回、家……?」
 
得到意料外的答案。
忍足打開門鎖讓跡部進入個室,訝異地看向對方。於是,後者將抱在手上的紙袋給忍足後,再度給予肯定回應。
 
「怎麼可能跑去店裡買。所以,去母親那拿了」
「沒......拆穿嗎?」
「天曉得,總之是拿到手了……就算覺得數量有少,再怎樣也不會懷疑自己兒子吧」
「唔……總覺得有點罪惡感……」
 
在對方抓緊紙袋後,跡部再度打開門鎖走出個室。
「就在外面,趕緊弄好出來」
「…….嗯」
得到忍足回覆後,跡部到外頭確認走廊的狀況。咳……深深地吐了口氣後,搔了搔自己的頭髮。
雖說是從家裡拿了,實際上卻不是那麼簡單的工程。早知道母親今天在家,為了不讓對方起疑,可說是花了極大苦心與時間。
但是,自己能做的都做了。
之後就只剩等忍足出來。
突然,外套內口袋的手機發出陣響。忍足打來的電話。
到底又怎麼了。才不安地想道,電話的另一邊再度傳來忍足狼狽的聲音。
『吶……』
「怎麼了,快點弄好啊」
『小景……這個,不是衛生棉……』
「啊?」
『你過來,我直接拿給你看啦』
隨即切斷了電話。
 
乾脆就這樣別管他了吧。雖然這麼想,但果然有點介意剛才的對話。自己明明就是從家裡拿了衛生棉,為什麼忍足會說弄錯了呢。
介意之下,跡部再度回到女廁內。
 
「喂,到底是怎麼回事」
「總之,這不是衛生棉啦!」
「啊?這是什麼意思,我家從以前就只有這喔」
「騙人」
「就算你說我騙人也沒辦法。怎麼,還有別種東西嗎?」
「……啊 對了……小景的母親為了工作方便……是不用衛生棉的啊…」
「不要一個人一副想通的樣子,說清楚」
 
對於語氣強硬的跡部嘆了口氣,忍足從紙袋取出一個小紙盒遞向跡部。以指尖輕敲著紙盒正中央的印刷文字。
 
「你自己看」
「……什麼?」
「這哩,寫著什麼」
「衛生棉條」
「對。所以說,這不是衛生棉。」
「哪裡不同了?」
 
面對一副不能理解的跡部,忍足沉默了。
為什麼,為什麼會不知道呢。
就算家裡只有母親一位女性,就算那唯一的母親使用的是衛生棉條而非衛生棉。在連一般便利商店都有販售衛生棉的情況下,到底為什麼對方會不知道呢。實在不能理解啊。
 
「……吶,真的沒看過衛生棉嗎?!便利商店明明就有賣!」
「怎麼可能知道!本來,對我還說生理用品就只有這種東西啊」
「我知道了啦,小景的母親只有使用那個吧。」
「所以說,本大爺問你這和衛生棉有什麼不同啊?!一直以來我就將這與衛生棉畫上等號!」
 
這是國中男生該有的對話嗎。
 
基於跟之前不同理由,忍足再度感到想哭。思春期的男生討論著衛生棉衛生棉條……多麼可悲的自己啊。
但不能因為這種理由就簡單落淚。
到底為什麼必須說明衛生棉與棉條的差異呢。雖然無法理解自己為何非得說明不可,但為什麼自己會對這其間的差異如此了解呢。難不成這是家裡有對這侃侃而談的母姊者的宿命嗎。雖然應該感謝平常家庭教育的成功,但此刻卻從心底想詛咒這樣的自己。
 
「那個…..跟衛生棉條不一樣的地方,在於衛生棉是用來吸收流出體外血液的東西。貼在底褲上。」
「嘿」
「然後,這棉條則是在血液流出體外前吸收用的。打開來就知道了……」
撕開塑膠袋,取出有著注射器外型的物體。
「把這放進去內部中央」
「喔──嗯,真清楚吶」
「又不是我喜歡才知道的!」
「那又是為何」
「…因為……因為母親跟姊姊說…性教育……」
「真是特別的家庭啊」
「說是該了解女孩子的身體…….」
 
想起從小受到的家庭內性教育,忍足神情變得飄遠。
就算說該多了解女性的身體,而被迫學了很多生理用品的知識。想著自己根本用不到而萬分不願……沒想到今天卻得用在自己身上。而當這天來臨,才發現壓根不曉得使用方法。
 
當事情太超乎想像,反倒感到好笑了。



---------------------------------------------------------

雖然還有三章,但我已經感到不耐煩了啊 :P
果然文章這種東西還是自己看了就好

[同人]女孩子的 身體(AO/後天女體)2


Category: 於是這是愛(「嵐」影像)   Tags: ---
2.

發現忍足的異變是在天剛亮的時候。
「小景、吶、小景!起來啦……小景!」
斷斷續續語調激動的泣音,伴隨著劇烈的搖動,跡部除了掙開眼睛別無他法。早起總是特別難以清醒的跡部一邊埋怨著,好不容易起身後才發現原來忍足竟哭了起來。雖然心情差到谷底,但也不是能將哭泣著的戀人放在一旁的惡鬼。頭疼地撐著額,在讓自己冷靜下來後發聲叫住忍足。
 
「……怎麼了……?」
「嗚…小景……我、我……」
「所以說,問你究竟怎麼了啊」
「胸部……!」
「……胸部……?」
蹙起眉頭、大大地打了一個呵欠。然後以一副無趣的態度抓了抓後腦勺的頭髮。實在無法了解忍足所說的單字片語,當然也難以出現幹勁。
「……胸部究竟怎麼了?」
「胸、胸部…西瓜罩杯 ……!」
「這不是急著現在非得辦不可的事情吧?要西瓜的話明天讓人帶過來…..」
「不是啦,是我的胸部……!」
「是夢到西瓜了吧,睡昏頭了你」
「睡昏頭的明明就是小景!」
「說什麼傻話,我才沒睡昏頭咧」
「有幾根手指」
「三根」
「兩根啦!小景,唉唷……拜託你快點清醒啦!」
又開始被劇烈搖晃,跡部漸漸達到忍耐的極點。明明就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跡部如此想道)而揮開忍足的手,重新躺回被窩。
「小景!」
「所以我說明天讓你吃西瓜了啊…!」
「你怎麼那麼講不聽!明明就說不是了啊?!」
「……再五分鐘就起來……」
丟出這句話後,跡部便又恢復到平穩的呼吸聲、進入睡眠狀態。
 
大清早說要西瓜,到底打算表達什麼呢。說起來,十一月也不是西瓜的產季,就算有溫室生產,但也不太會在這時候推出西瓜吧。雖然也能空運,但也不是該在一大早該說的事。
……西瓜,到底想要表達什麼呢?
 
跡部抓不到重點所在,只剩下無法整理成句的內容在腦海中盤旋。
而再度進入夢中世界……
然而在進入那一刻之前,口鼻被柔軟的重物所掩住。但掩住的來源並不是跡部本身,簡而言之,是被不曉得什麼東西所掩住了臉的下半部,而漸漸開始呼吸困難每一次吐氣全都在口鼻週圍成了揮之不散的熱氣,就算想將臉別過去也無法避開。
 
「唔……」
漸漸地,那東西跟臉間的縫隙距離為零,奪去所有空氣。即便是迄今仍忍耐著的跡部,終於注意到自己無法呼吸的事實,用力地企圖揮去掩住口鼻的東西。
「唔!嗯……嗯-------!」
努力地掙扎抵抗後,好不容易才將臉上的壓力去除,慌張地離開被窩遠離枕頭,邊輕微地咳嗽重新調整呼吸。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直接遭遇無法呼吸的恐怖的跡部,終於失去睡意了。
 
「小景,清醒了嗎?」忍足冷靜地詢問。
 
瞬間了悟犯人。「你這傢伙?!」
 
「因為,想要讓小景清醒嘛」
「明明就是你說西瓜還啥的盡讓人聽不懂東西的吧!」
發出怒吼,好不容易讓呼吸平穩後重新看向忍足。但在厚重窗簾的遮蔽下室內一片昏暗,而無法看清楚身影。轉了轉脖子,打開床頭燈。
然後斜睨向忍足,「到底怎麼了?」
 
「……啊,看了就知道了……」
萬分疲倦般的聲音,無力地垂下頭。終於,跡部也訝異地地蹙緊眉頭。為了確認而傾身向對方的胸部,連連揉了數次眼睛。難不能自己還沒睡醒嗎?重新轉了轉脖子、再度揉揉眼睛,確認自己不是在作夢……再一次看向忍足的身體。
忍足順著看向自己身體的視線,脫去原本已拉下一半的睡衣,挺胸。
 
原本應該不存在的乳房,現在卻隨著呼吸搖晃。
瞬間,跡部感到一陣眩暈。
「……好大」
 
「只有要說這個嗎!」
「話說回來,難不成剛才讓我差點窒息死的凶器就是這種東西嗎」
「為什麼還可以那麼冷靜---------!!!!!!!!!」
 
緊抱住頭,磅磅地捶著床鋪的忍足。明明自己就陷入這麼混亂又摸不著頭緒的狀態,為何跡部還可以若無其事。明明該問的事情還有那麼多,但作為關西人的本能卻不容許這麼做。
既然這樣,讓他更加驚訝應該也無妨吧......
 
「喂,讓我看的更清楚點」
「為什麼一點都不驚訝啊!吶、不覺得奇怪嗎!我有胸部了!聲音也變高、個子也變矮了!有沒有注意到啊!起碼會注意到聲音吧!?即使如此,小景你還是睡昏頭了完全沒注意到嗎啊啊啊!」
「冷靜點。我很驚訝啊,非常」
「那就表現出來啊!」
「反正都有變成過小孩的經驗了,想到曾有那種事情也就…」
 
是的,對於跡部而言這已經不是那麼值得訝異的事情了。
不曉得為何,忍足偶而會變成三歲的小孩,而對於忍足變成不保有現在記憶的”小朋友”這件事,忍足的母親也只是表示「從小時候就偶而會發生」,而原因尚未解明。
既然也不是沒發生過早上一起床發現對方變成小孩的事情,就算他現在變成女人還其他什麼的,也已經不那麼讓人訝異了。
 
聽完對方的話後,忍足將臉深深地埋進床上。
「啊~~~……到底我的身體是怎麼了………唔…」
 
我才想這麼問哩。
 
「不過,很大呢」
「喂…你的表情很猥褻喔」
「怎麼這麼講,明明就是你自己脫了要我看的」
「雖說這樣,果然還是有點羞恥啊……」
臉紅地以手遮起自己的胸部。
 
看起來相當柔軟,略為垂下般的乳房從腕旁略微溢出。大概是多大的罩杯呢……依照跡部的估計應該有G罩杯,但說不定還在此之上?從這種程度,對方之前所表示的”西瓜”也可以理解了。大概是稍微小點的小玉西瓜般的大小吧。
 
雖然還早,但若以”因為難得變成女人乾脆來做吧”這種理由來做,肯定會激怒忍足的吧。明明就美食當前卻不能動手的苦痛啊……
跡部為了不得不抑制自己的慾望而嘆了口氣,將襯衫披上忍足肩膀。
 
「……總之,既然還早就先睡吧」
「但是」
「而且,反正你這樣子也去不了學校,今天一天就乖乖待在家吧」
「你覺得一天就會恢復嗎?」
「變成小朋友的時候,不也大概是一天?」
「這麼說也是……」
 
因為忍足並沒有變成小朋友時的記憶,就算聽到這麼說仍無法消除不安。
溫柔地撫上對方的頭,為了不再看到那胸部,跡部迅速地回到被窩、關上床頭燈,重新召喚僅存的些微睡意。
耳邊傳來穿衣所發出的些微聲響,身旁出現微熱的體溫。
「小景……」
大概是因為不安,朝著跡部的方向緊抱住對方。
雖然在接觸到胸部的柔軟時瞬間感到興奮,但卻只能努力地克制。
對於這久違的如拷問般的狀況,跡部再度深深地深深地嘆了口氣。
 

朋友,夜深了記得打通電話回家


Category: 吐渣不吐金   Tags: ---
朋友,夜深了記得打通電話回家


參加週五六兩天一日的理論研討會
與其說對理論深感興趣,而願意遠從台中跑到宜蘭,倒不如說逮到機會跟同學出遊
跟野田美以及理論佐從碩一混到現在,吃吃喝喝是有的,但其他活動如耶誕數鐘卻從未同行過,也甭提一起去台中,台北之外的地方了

更何況是在宜蘭某民宿去夜襲老師ˇ


因為這樣那樣的理由,打回家的次數由一週三四次急降為兩週一次
被掛電話的感覺太糟糕,與其拿熱臉貼冷屁股我倒寧可等對方打來的關懷電話
也因此即便在第一天晚上發現手機顯示"低電量",也僅是選擇關機而未想到要打電話回家
為什麼要打呢?就算我人現在在非洲也不會被發現吧
雖然心中隱隱覺得應該打通電話,但明天就回家的嫌麻煩心態還是選擇忽略

所謂的莫非定律就是當你認為A不可能發生時,A絕對會發生 囧

於是,我爹很巧地打了關心女兒的電話
又很巧地選擇在她女兒手機沒電又不在家不能接市話之際
於是,發現女兒在寒冷的冬天於危險的台中失聯時......我娘親大爆發了 囧


最後的最後是隔天中午撥通了野田美同學的電話
找到同在車上,準備要一起去吃宜蘭菜的女兒並狠狠罵了一頓
連"你已經長大,完全不用打電話回家報備一下了喔"之類的話都出現了.T_T

......我明明就有給過野田美同學的電話
而且,就實際年齡,我的確已經長大了啊(<---理論佐同學語) 囧


回到家邊充電邊打電話回家道歉,再去向房東道謝跟道歉(...我娘請房東破門察看了 囧)
雖然知道自己讓家人擔心,也感到非常道歉跟愧疚,但莫名地就是有種無妄之災的感覺


整件事最神奇的是
當我娘打電話給學校相關單位時,對方表示"這位學生早已畢業,現在沒有學籍啊" 
......這表示,我可以不用在這短短寒假趕四份報告了....喔?

セイランちゃん


Category: 吐渣不吐金   Tags: ---
セイランちゃん

哇哈哈哈 寄到木內『 秀兄ぃの ほないくで!! 』的郵件被唸出來了XD

內文不是重點
之前聽說過木內曾到台灣旅遊,所以看到開頭寄信地為台灣很快就用中文說了你好ˇ
因為寄的時間是年末,但收件時為年後,
在其顯然為文末的"良い年を!"所困惑番後才發現寄信時間為去年

有必要驚訝成這樣嗎...當成日文不好的海外飯我也不會介意啊 科科

回應時有種不曉得該講些什麼內容的微妙停頓
喊了聲台湾大好き後,作為講解了中文與台語ありがとう的表達差異:謝謝多謝

似乎他以為正確的其實是錯誤的?
還是真因為地區不同導致重音的差異?......莫非是跟之前的運將先生學的嗎.^_^



不是忍足音真的很難萌阿
虧我還特地用本名XD
叫一聲セイランちゃん來聽聽,嗯啊~

雖說歡迎之後的來信,但還真沒啥好寫的啊 囧
去糾正他的重音錯誤嗎........XD

[影片]朋友不是這種當法--"嫌疑犯X的獻身"觀後感


Category: 吐渣不吐金   Tags: ---
[影片]朋友不是這種當法
---"嫌疑犯X的獻身"觀後感


偶然地看到了這齣上映,
從其還沒在日本上映就直在等,所以也很愉快地拉了野田同學直衝電影院
該哭的地方還是哭了,道是不曉得該笑的地方是否也笑出來
而不曉得是自己不正直或腐女無所不在,總覺得加了不少小說中沒有的萌點

喂!爬山這段到底是怎麼回事?!


兩人困在暴風雪中的山上小屋
湯川教授趴在地上直喘氣
偌大的山上只有兩人,而當那人從自己眼界中消失而感到驚惶時,那人卻又不意出現

......上述內容無絲毫架空成分 冏

不是不能接受更動原作,雖然我的確算是否頗喜歡原作而期待自然也會擺得比較高
但問題或許是出現這齣的定位

究竟是要作為日劇"伽利略"的系列作?
或者是如小說般將重點放在石神與母女的互動,湯川只作為解謎角色?

雖然湯川教授陸續出現在幾本書,但東野圭吾的作品中基本上可以說是沒有固定解謎偵探的
除了黑色幽默那兩本的偵探作為調笑用,作品中擔任推理的常是作為事件的涉入者
而像是湯川教授這種"獨立於"事件存在的偵探算是特例,也只有那幾本科學推理的短篇
而就推理的性質而言,"嫌疑犯X的獻身"中出現湯川,更大程度乃是種"順手捻來"的使用。即,揭謎者未必要是湯川,但用了湯川的優點是可以免去設定,另外增加戲劇張力。

所以再怎樣看來,湯川教授都只是配角
但電影卻將此配角的戲份無限放大,而就出現不少紕露。
例如為了合理化湯川的掙扎(雖然小說中也有掙扎,甚至與草薙出現僵持),過分設定他與石神間的友誼與惺惺相惜,而有雪山那段......但太過分,甚至連野田同學都覺得這壓根是出於某種佔有慾,而硬要破壞石神苦心經營的謎題。

另一個問題或許也跟影像化有關。包括小說,一直到日劇基本上我都對湯川持有好感,但在觀影時卻不由得覺得這人還真是討厭吶!
解謎這破事兒姑且不論,特別是他跟石神兩人在一起的對比:
外貌,頭銜,自信...哪一項他不遠勝石神,但明明雙方於大學時能力(起碼)不分軒輊,畢業後十餘年兩人的社會條件與外貌優勢的差異卻如此懸殊。個性都一樣差,能力一樣好,就只是石神於研究所階段家中出事而無法繼續學業,人生的境遇就迥然不同。

於開頭為了驗證湯川的假設所設置的實驗地與巨額花費,對比於石神佝僂著身體窩在自己數坪的小房間內的桌椅前。可以說從事心志活動所獲得的快樂是相同的,也知道這並非湯川的錯

但看到福山雅治帶著那(痞)笑容出現在堤真一前就讓我忍不住惱火啊
還有就算是自然捲,但那明顯設計過的髮型與褐色染髮!!!!!(指)

........好吧,我只能說湯川老師的社會優勢呈現在電影上時就會成為情感弱勢 囧


至於那原作沒有卻硬要生出來不曉得作啥的某熱血女警我已經懶得抱怨了
還是去買東野圭吾的新書來看好了
...這次又是以湯川作為解謎的長篇 囧

あけおめˇ


Category: 吐渣不吐金   Tags: ---
あけおめˇ

atone新年
(沒獲得授權的東西還是貼小圖好...)


剛結束跟理論同學還有野田美的倒數火鍋
沒想到閒扯淡的三人居然可以從近七點真的撐到倒數以及電視上的煙火
煙火是沒什麼,但對於時間的不知不覺流逝倒真有體悟
或許該感謝綿綿跟同同唄ˇ

要順產啊 綿綿同志!


2008年似乎回想起來想做的事情似乎頗多都達成了

結束在日本的學習前,也或獨自或跟朋友跑了不少地方
跟小蘋果在東京從早站到晚卻毫不疲倦的百首是讓人難忘的回憶
京都的生活除了學校同學與老師外,也很幸運地結識兩位日本有人並持續交往
遊玩時也認識了不少有趣與好心人ˇ
雖然沒能進入神戶大學,但也毫無懸念地進入東海
入學獎學金這玩意兒基本上是絕緣的,但反正人生也就這麼回事
課程上也嚐試了以往少接觸的國際貿易跟政治相關社會學範疇
雖然後者最後大概確認相對沒興趣,但起碼是真正讀了一學期後所得到的心得
順利地抽選到交渡會的名額,也隻身飛到東京近距離接觸木內大叔
心心念念地鎌倉雖然不算玩了透徹,但作為初次拜訪的觀光客該去的地方也都跑了

ㄧ直覺得自己是很幸運的人,就算不能達成百分百的滿意,但通常也會有八十分的好結果
去年也不例外,希望來年也能是如此ˇ
完全的滿足確實是有困難的,雖然很少抽中大吉,但小吉其實也不錯
所需要的其實是自己再加把勁的幹勁

新認識了一些人,也與一些人告別
跟一些人加深關係,也與部分人稍加遠離
心想事成是很困難的,但起碼希望能達成可稱平順的好結果

來年我想要更加努力,除了更加專心在學習上外,也希望可以開始自食其力
來年我想要更加努力,除了既有語言能力不要退步外,也希望可以多些其他能力
來年我想要更加努力,除了簡單的京都腔外,也希望可以懂得更多其他表現方式
來年我想要更加努力,除了自己好之外也希望可以對其他人事物有所助益
來年我想要更加努力,能夠自我砥礪磨練心志讓自己如大爺班比太陽更耀眼

繼續地喜歡大爺
然後讓有大爺的人生更加璀璨
所以我要好好努力ˇ



還有,也希望野田同學趕緊來當我學妹 科科 叫聲好姊姊來聽唄~

01 2009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2

02


 
自我介紹

ccchobit

Author:ccchobit
每天都更喜歡你(.゜ー゜)y

於FB上進行ニノ相關的砂糖發言,由於是非公開社團,歡迎先用訊息打聲招呼並申請加入!

 
 
 
 
 
 
滿足好奇心
 

Archive   RSS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