ニノ週記

おこるな いばるな あせるな くさるな まけるな

 

(一時之間)我討厭學姊


Category: 吐渣不吐金   Tags: ---
今天去參加系上舉辦的資格考書目說明會,關於書目我沒特別可說的,畢竟研究方法所學有限,若要針對書目提出建議確實力有未迨。不過,參加前的重點即不是放在書目,而是針對課程。

課程是否要服務於資格考?

對此其實不無猶豫的。確實,我覺得資格考作為一個博士生基礎能力的檢驗,依照一個人唸到博士自然該有自行閱讀的能力的想像,資格考的準備理所當然不該依賴他人,即不應奢望相應於資格考的課程。

但另一方面,相較於選考領域,作為基礎必考的科目,既是「基礎」又何以不能期待系上會有相應的配套課程來養成你的「基礎」能力呢?自行研讀的能力固然重要,但如果只能依賴自己,那我壓根沒有繳交學費在此學習的必要性。作為一個養成階段,除了自己努力,偶而對教師的依賴應該也是可以被允許的吧?



一門資格考近三十本必讀,與二十本以上且可持續增加的延伸閱讀書目,我又不是傻了會希望能有一門課可以涵蓋考試範圍。可是就不能有一堂作為MAPPING或者指引性的課程嗎?

就研究法而言,質性研究與量化研究擇一,但系上的安排卻是將之視為碩班課程,亦即認為這是博班學生所應具備的基礎能力。碩班不教方法論但此卻是博班資格考的重要部份,這是一個問題,更素樸的問題是,即便不列入方法論,大家在碩班所學的研究法真的有貫通到足以持續自修並參加博班資格考的程度嗎?雖然對老師不好意思,但我根本覺得自己碩班的研究法是學假的,外加上論文寫作時並未特別著墨或討論到研究法,我根本不覺得自己能對研究法有多深入理解。

我不覺得課程必須服務於資格考,儘管我今天的發言被貼上此標籤,而此說法即便到現在打這網誌時也讓我委屈地想哭。
可是,是否有必要特別強調課程與資格考試的分離?
你今天究竟想訓練出怎樣的學生?想怎樣訓練學生?
要既廣且深,但是很抱歉這一切你都不能寄望我來教你,而是需要由你自己努力。

不過,你們怎麼總是唸那麼久,又不趕緊畢業?!

修課兩年,150本你認為需要由我自修的書籍唸的英文書花個一年應該不太離譜?365-65作為緩衝逸樂過節為300天÷150=2天唸完一本英文書。而且要貫通到足以通過考試的地步。準備考試一年、資格考為期一年,等到終於可以提出論文大綱口試時,約莫為四年,儘管因為結合資格考與論文書目而能縮短時間,但修改與經驗資料蒐集或許給你一學期,所以提出論文大綱口試時是四下,然後通過了寫個一年吧,真正能畢業時約莫是六年。中間需要有出版品以及語言檢定考。

有沒有人能做到呢?有的,我所欽佩的某學長就是六年畢業,而且期間有多本出版品。但更多的卻是到七、八年級緊張著是否真能畢業。

我不認為開課應該配合資格考,但我不了解何以不能給學生一個方便?
以我之前曾經修過「經濟社會學」為例,基本上就是以資格考準備為取向的課程。透過一學期的開課勾勒出此學門的基本概念,並且在課程大綱上提出大量相關領域的延伸閱讀。光以一學期的修課作為考試的前提當然不夠,但我起碼知道此學門的基本發展,知道有那些書我應該唸且如何將其安置到此學門的系譜。而透過修課的討論,以及自己對其他相關讀物的延伸閱讀,一學期修畢後起碼我更有信心參加此學門的考試。
但這卻是要依賴老師的「善意」而不能作為常態。
所謂的善意,基本上就是對方施捨而來、必須心懷感激且明日極可能沒有的東西。
今天你等於跟我說,若你對資格考缺乏準備信心,就去哀求老師、依賴他們的同情吧!

我為什麼要把自己弄得如此可悲!?

那就自己唸吧。
如果不願意有課程配套(儘管我仍就無法理解不願意的理由),那就自己唸啊。
我覺得唸書本來就是作為學生的本份,更何況你是以唸書為生活方式的博士生。
那就唸吧。
我又不是不會唸書、不願唸書,不想唸書。
沒有家累也沒有工作的人,花大量時間唸書我覺得絲毫不成問題。
特別是當今天,一旦提出課程與資格考或許可以配套就被隱約質疑為不用功或不認真時,我當然可以為了爭一口氣也不需要你開課而自己唸。

但何以在一個以教授為目的的場所,卻無法期待被教授呢?

我可以自己唸,但我無法理解何以那麼「理所當然」的不能在資格考與授課間產生連結。倘若只唸課堂中所能提供的部分,肯定是不足以迎戰,彈藥的補給當然不可能只來自是授課老師,學生自己也要花心力儲備彈糧,否則肯定只能戰死沙場。
為何不能期待讓老師成為彈藥來源的提供者,這不顯得有些可笑嗎?


發言內容被某位學姊定位為「讓課程服務於資格考」,當下我確實是憤怒的,因為此作法似乎藉由某種排除以進行「我不是」的認證。

我跟他不一樣喔,我可是樂於接受挑戰,我可是很有自主性會自己唸書的學生喔!

或許言者無意,但很抱歉我聽者有心。
從來只有我自己說自己不認真,但卻還未被人質疑過這點的(啊,或許上學期理論課的人形看板歲月打破此認知),憤怒而委屈的心情瞬間被點燃。可是,行文至此我想的是,何以將課程與考試扣連就是不認真呢?因為我想要便宜行事嗎?可是這位學姊明明自己也嚐過方法論課程中,將此次方法論必讀文本八成讀畢的甜頭,如果明知有一個更有效率的方式,為什麼我們必須捨棄?

因為這是偷懶?
可是該唸的書目我仍舊唸了啊。
因為這是「神聖」的學術界?不容許想投機的做法?
若將此舉視為投機,那我只好認了?要碼加入撻伐者以正自明,要碼自此被貼上負面標籤?

最可笑的是,我最初其實並不覺得需要將課程與考試連結,因為唸書本來就是此角色的本分跟義務。但因為私底下其他同學或學長姊亦提出此事,雖然他們並未出席,但愚蠢的我竟大膽提出,然後現在不認真的人就變得是我……


我決定暑假就來唸資格考書目。
又不是沒能力唸書,真可笑。

但最可笑的是明知有某種更具效率的做法卻因為意識形態而深切排斥,而這正是此學科的研究重點之一。

愚蠢極了。


----------------------------------------------------------

090613 14:07
睡了一覺後重看文章 發現自己有點過於激動了 囧
仔細想想,究竟是否有必要因為一句話而討厭一個人
倘若這人不屬於可以老死不相往來的交往對象,討厭對方究竟是折磨自己還是對方
似乎前者的可能性更高吧
而因為那句話就討厭對方的自己,豈不是也同樣落入自己覺得愚蠢的意識形態作祟呢?
這樣說來,所應採取的反倒不是感到立即的委屈
而是反問何以這麼作會成為一種問題?或者被貼上標籤?
為什麼在理應學習的地方,卻有些東西當你提出某種學習要求會被視為怠惰
要問的應該是這個問題
所以,若真的感到委屈,那不就落入相同圈套?

用老套的說法,學姊確實是那種既聰明又認真的類型
我也不否認他真的很厲害,特別是除了文本上,在人際交往上的遊刃有餘
如果覺得不甘心被如此分類的話
在表現上勝過對方或者起碼打成平手或許是更好的方法
總比自己默默地討厭起對方,對方卻無所知或摸不著頭緒,周圍的人反倒覺得你自己犯起傻來要更好.


結論是,在這種領域還是應該要以書擊沉對方才是好主意!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12 2016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01


 
自我介紹

ccchobit

Author:ccchobit
每天都更喜歡你(.゜ー゜)y

於FB上進行ニノ相關的砂糖發言,由於是非公開社團,歡迎先用訊息打聲招呼並申請加入!

 
 
 
 
 
 
滿足好奇心
 

Archive   RSS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