ニノ週記

おこるな いばるな あせるな くさるな まけるな

 

[同人]女孩子的 身體(AO/後天女體)3


Category: 於是這是愛(「嵐」影像)   Tags: ---
3.
……那就是今天早上所發生的事。
跡部萬分頭疼地以手撐住額頭,疲倦般地深深地吐出歎息。而這只是讓忍足更加淚汪汪地低垂下頭。
 
「……那,我要做什麼呢」
「耶?」
「雖然說幫忙,我能做的事畢竟有限。停止生理期這種東西也不可能……所以,你自己目前究竟希望我做什麼?」
 
讓忍足繼續哭下去也只是讓自己更無力。這麼一想,跡部便努力地恢復冷靜。在這自亂陣腳也不是辦法,因為變成女生的身體,所以來了月經。目前也只能這麼想。
「……有一個…請求」
「所以說,是什麼啊」
「那個…買那個給我」
「啥」
「那…那個」
「不說清楚我不會明白的吧。究竟要買什麼」
「……衛生棉……」
「哈?」
「那個…….衛生棉…..」
「…………」
「那個!雖然,雖然自…自己去買也可以,但現在血流不止…就算用衛生紙也只能撐個一時…所以…」
買給我。
 
或許是因為對跡部的沉默感到不安,無意識地愈講愈小聲。到最後已經將眼神飄開不敢看向對方。非得拜託跡部景吾這種事,對於自己也是種折磨。
一如預想,跡部並未回答。
雖然也知道這種拜託會讓人不愉快,但現狀就是無法離開洗手間。
若下半身不是穿四角褲的話,拿個衛生紙應急衝去買或許還有可能。但現狀就是……
除了拜託跡部,別無他法。
「小景……」
「我……我去買吧……」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但…但、但是……」
 
用力地緊抓住跡部的外套,抬起淚眼。這麼一來,就算是跡部也不得不被動搖。以萬分悲悽的表情閉上眼睛,我知道了,苦澀地回答。
 
「但是,需要花點時間吶」
「……唔,不管多久都會等的。真的…很抱歉」
「不需要一直道歉。又不是你的錯」
 
雖然這麼講了,但跡部的臉上卻更是烏雲滿佈。
 
確實,若是自己是跡部的立場,若被人要求去買生理衛生棉也肯定會回絕的。這與其說是請求,不如說更類似某種懲罰遊戲。實際上姊姊以去買東西作為懲罰時,自己寧可下跪求饒。
自己都如此厭惡的東西,卻讓跡部去買……不管怎樣道歉都不夠。
雖說如此,他真的會買過來嗎?
不安地看著跡部的離去,忍足嘆了口氣。
 
 
於是,過了一個小時……
 
 
(……不、確實說過不管多久我都等但……)
邊伏下身,忍足在心中叫喊各種抱怨。
跡部並未回來。
發過MAIL也打過電話,但卻全然沒有任何回應。因為只拜託跡部,對這情況感到不安也是沒辦法的。也不是說討厭狹窄的地方,但那麼長時間被關在這因而得了幽閉恐懼症也不無可能吧。幸好冰帝洗手間設備完備,便座也十分溫暖。就算長時間下半身暴露在空氣中,也不至於打寒顫。
問題是,被迫關在這裡。
而為了打發時間,在玩了長時間手機遊戲下,電量也岌岌可危。
為了維持生命線而不得不停下遊戲,但什麼也不能做的情況下無疑類似於拷問。加上經血不斷流下,在無法改變姿勢下腰臀部也開始感到痠麻。
 
想要站起來,想要走出去。
腦海中充斥著這種想法。
 
「……小景…..」
在快哭出來,而小聲呼喊著等待著人的名字之際,突然間聽到走廊傳來的腳步聲,緊接著是推門時的嘰軋。
 
「小景……?」
小聲的詢問後,獲得肯定的回覆。
「慢死了--!跑到哪裡去做什麼了啦!」
「回家一趟了」
「…回、家……?」
 
得到意料外的答案。
忍足打開門鎖讓跡部進入個室,訝異地看向對方。於是,後者將抱在手上的紙袋給忍足後,再度給予肯定回應。
 
「怎麼可能跑去店裡買。所以,去母親那拿了」
「沒......拆穿嗎?」
「天曉得,總之是拿到手了……就算覺得數量有少,再怎樣也不會懷疑自己兒子吧」
「唔……總覺得有點罪惡感……」
 
在對方抓緊紙袋後,跡部再度打開門鎖走出個室。
「就在外面,趕緊弄好出來」
「…….嗯」
得到忍足回覆後,跡部到外頭確認走廊的狀況。咳……深深地吐了口氣後,搔了搔自己的頭髮。
雖說是從家裡拿了,實際上卻不是那麼簡單的工程。早知道母親今天在家,為了不讓對方起疑,可說是花了極大苦心與時間。
但是,自己能做的都做了。
之後就只剩等忍足出來。
突然,外套內口袋的手機發出陣響。忍足打來的電話。
到底又怎麼了。才不安地想道,電話的另一邊再度傳來忍足狼狽的聲音。
『吶……』
「怎麼了,快點弄好啊」
『小景……這個,不是衛生棉……』
「啊?」
『你過來,我直接拿給你看啦』
隨即切斷了電話。
 
乾脆就這樣別管他了吧。雖然這麼想,但果然有點介意剛才的對話。自己明明就是從家裡拿了衛生棉,為什麼忍足會說弄錯了呢。
介意之下,跡部再度回到女廁內。
 
「喂,到底是怎麼回事」
「總之,這不是衛生棉啦!」
「啊?這是什麼意思,我家從以前就只有這喔」
「騙人」
「就算你說我騙人也沒辦法。怎麼,還有別種東西嗎?」
「……啊 對了……小景的母親為了工作方便……是不用衛生棉的啊…」
「不要一個人一副想通的樣子,說清楚」
 
對於語氣強硬的跡部嘆了口氣,忍足從紙袋取出一個小紙盒遞向跡部。以指尖輕敲著紙盒正中央的印刷文字。
 
「你自己看」
「……什麼?」
「這哩,寫著什麼」
「衛生棉條」
「對。所以說,這不是衛生棉。」
「哪裡不同了?」
 
面對一副不能理解的跡部,忍足沉默了。
為什麼,為什麼會不知道呢。
就算家裡只有母親一位女性,就算那唯一的母親使用的是衛生棉條而非衛生棉。在連一般便利商店都有販售衛生棉的情況下,到底為什麼對方會不知道呢。實在不能理解啊。
 
「……吶,真的沒看過衛生棉嗎?!便利商店明明就有賣!」
「怎麼可能知道!本來,對我還說生理用品就只有這種東西啊」
「我知道了啦,小景的母親只有使用那個吧。」
「所以說,本大爺問你這和衛生棉有什麼不同啊?!一直以來我就將這與衛生棉畫上等號!」
 
這是國中男生該有的對話嗎。
 
基於跟之前不同理由,忍足再度感到想哭。思春期的男生討論著衛生棉衛生棉條……多麼可悲的自己啊。
但不能因為這種理由就簡單落淚。
到底為什麼必須說明衛生棉與棉條的差異呢。雖然無法理解自己為何非得說明不可,但為什麼自己會對這其間的差異如此了解呢。難不成這是家裡有對這侃侃而談的母姊者的宿命嗎。雖然應該感謝平常家庭教育的成功,但此刻卻從心底想詛咒這樣的自己。
 
「那個…..跟衛生棉條不一樣的地方,在於衛生棉是用來吸收流出體外血液的東西。貼在底褲上。」
「嘿」
「然後,這棉條則是在血液流出體外前吸收用的。打開來就知道了……」
撕開塑膠袋,取出有著注射器外型的物體。
「把這放進去內部中央」
「喔──嗯,真清楚吶」
「又不是我喜歡才知道的!」
「那又是為何」
「…因為……因為母親跟姊姊說…性教育……」
「真是特別的家庭啊」
「說是該了解女孩子的身體…….」
 
想起從小受到的家庭內性教育,忍足神情變得飄遠。
就算說該多了解女性的身體,而被迫學了很多生理用品的知識。想著自己根本用不到而萬分不願……沒想到今天卻得用在自己身上。而當這天來臨,才發現壓根不曉得使用方法。
 
當事情太超乎想像,反倒感到好笑了。



---------------------------------------------------------

雖然還有三章,但我已經感到不耐煩了啊 :P
果然文章這種東西還是自己看了就好


Comments

 

有愛還是不夠嗎

最近我家這邊好吵喔
鄰居們一直開門出來大聲講話 囧
 
 
我最近幫某網友取的作品名稱就叫做"世界上總有愛也無法克服的事"啊 囧

我很訝異你居然會看這哩.><

因為一直斷線?!
 

Leave a Comment



12 2016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01


 
自我介紹

ccchobit

Author:ccchobit
每天都更喜歡你(.゜ー゜)y

於FB上進行ニノ相關的砂糖發言,由於是非公開社團,歡迎先用訊息打聲招呼並申請加入!

 
 
 
 
 
 
滿足好奇心
 

Archive   RSS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