ニノ週記

おこるな いばるな あせるな くさるな まけるな

 

二宮:ドキュメント「母と暮せば」第一回【翻譯】


Category: 母と暮せば   Tags: 母と暮せば  
原文:2015年10月下旬キネマ旬報 (ドキュメント「母と暮せば」第一回)

短期連載 紀錄「母と暮せば」 第一回 前野裕一

接著是「母と暮せば」!井上ひさし的構想

有一部名為「父と暮せば」的作品。
這是劇作家井上ひさし為了自己劇團「こまつ座」所創作的雙人戲劇。

井上さん在1962年夏天時,為了製作以原爆為題材的紀錄廣播劇而抵達廣島並訪談原爆受害者,以此為契機而多次採訪他們之下,於1994年完成「父と暮せば」這部作品。
故事的場景是原子彈投下3年後、1948年(昭和23年)的廣島,在原爆中失去所愛、一人獨居的福吉美津江,眼前雖然出現讓自己心動的對象,卻抱持著只有自己倖存的罪惡感而拒絕變得幸福,遲遲無法往前踏出一步。在這樣的美津江眼前,出現了父親竹造的亡靈,以「戀愛的應援團長」姿態激勵女兒……

作品中深刻勾勒出戰爭中倖存者的心情,並交錯著對於戰爭的憤怒以及父女間喜劇般地互動,在1994年9月上演以來即獲得廣泛觀眾支持,迄今已無數次上演,且不僅限於日本國內,也在俄國、法國、英國等地演出並獲得好評(但迄今尚未能在美國上演)。

2004年由黑木和雄導演改編為電影。由宮澤理惠飾演美津江、原田芳雄飾演竹造,在舞台劇中只出現名字的美津江的意中人-木下,則是由淺野忠信出演。電影也如同舞台劇般獲得高度好評,特別是宮澤理惠的優異演出在當年抱得多項電影獎。
井上さん在完成「父と暮せば」後,計畫以長崎為舞台創作「母と暮せば」。在2007年的演講中他曾如此表示:「下次非得要以長崎為舞台才行。(略)現在一邊學習長崎方言,計畫完成名為『母と暮せば』的作品。希望日後能以廣島的『父と暮せば』與長崎的『母と暮せば』兩部作品進行演出。」但井上さん在2010年4月9日病逝,其念想未能實現。

井上ひさし到山田洋次

在那3年後的2013年7月,井上さん的「念想」有了新進展。井上さん的三女、コマツ座的社長麻矢さん繼承了父親的遺願而希望能將「母と暮せば」電影化。並希望能將這重責交託給山田洋次導演。

對於山田導演而言,比自己小三歲的井上ひさし是宛如「同志般的存在」。在兩人的對談中,井上さん曾如此評價「男人真命苦」:「對於拼死努力的人而言,他們可以透過這部電影、小說或是獲得『好!再繼續努力吧』的激勵,或是從怎樣都不會失意退縮的寅さん電影獲得一個半小時到兩小時的喘息,從而掃除肩膀或心靈上的負擔,而萌生『好!雖然可能還是會失敗,但還是繼續嘗試吧!』的想法。這是我們作品的優點。」

山田洋次與井上ひさし雖然兩人的作品有著電影、舞台、小說的差異,但可以說作為作家的他們有著共同目標。
或許也有這原因,1986年山田導演的「キネマの天地」作品中,由井上さん和山田太一さん一起合作劇本。再者,井上さん在年輕時曾在淺草フランス座作為文藝部兼流程工作人員累積經驗,當時フランス座的巨星便是渥美清。而渥美さん跟山田導演的關係想必不用多言吧。

由此,可以說麻矢さん會將井上さん的「念想」交託給山田導演是極為自然的發展。山田導演如此描述當時的情形:「從麻矢さん聽聞『母と暮せば』一事,並受她委託希望可以將之電影化,進而接受這請託而由我加以具體化。」

但井上さん的構想實際上只決定了「標題」、「以長崎為舞台」、「和『父と暮せば』對稱的作品」。也就是說,雖然內容可說是山田導演的原,但光是這三點就讓導演持續湧現想法。
「『父と暮せば』所描寫的是倖存的母親,與成為亡靈的父親的互動故事。若模仿此形式,這次便是母親倖存、兒子過世。以長崎為舞台。長崎醫科大學可以說是遭受到原爆直擊,共有800位以上包含學生、教授、附屬醫院相關者亡故。當中也包含了作為學生的兒子。兒子有一位戀人,她應該會倖存吧。」
「我想這對母子的感情應該非常好。喜歡開玩笑的兒子不時故意胡鬧惹母親發笑,偶而也會惡作劇讓母親困擾。絕對是作為撒嬌鬼而成長。是會在聊天中交錯著雙關語笑話、給予大家好心情的愉快且快活青年。但這樣讓母親疼愛萬分的兒子,卻突然消失於世上。在喪失生存氣力且數度考慮死亡的母親面前,某一天,兒子出現了。」
「父と暮せば」的設定是女兒倖存、父親因為原爆過世。「母と暮せば」則是母親倖存、兒子過世。「父、女」到「母、子」的轉換乍看單純,但我卻從中感受到山田導演的溫柔。這理由將在下文說明。

以優秀的劇本為範本創作「母と暮せば」的劇本

山田導演的「母と暮せば」構想雖然源於跟麻矢さん的談話,但具體腳本則始於2014年3月底在長崎縣的劇本取材。共同執筆的是合作已久的平松惠美子さん。腳本創作是如何進行的呢?

「雖然在山田さん心中已有故事軸線,但果然還是從分析讀解井上さん的『父と暮せば』劇本、黑木導演的電影開始。坦白說我『再次認識到這作品之優秀,要能創作出不遜於前作的作品相當困難』,但山田導演卻表示『既然有如此秀的前作為範本,那麼就相信這點,只要能從中完成具有自己風格的作品不就夠了嗎』。」
平松さん在創作劇本時閱讀了大量的手札。
「除了實際上原爆的被害者,以及遺族們的手札之外,為了能更多理解突然喪失至親者的心情,也大量閱讀了日航機事故遺族的記載。並將這些想法加入登場角色中的台詞。」

在2014年的夏天,「母と暮せば」完成了下列的故事。
在長崎擔任助產婦的福原伸子在敗戰後獨居。丈夫死於結核病、從軍的大兒子戰死於緬甸,當時就讀長崎醫科大學的小兒子浩二也因為原爆亡故。陷於失意谷底中的伸子,依靠著浩二的戀人町子的激勵,以及在戰後各種混亂中生存的「上海歐幾桑」的支持,總算振作起精神。
1948年(昭和23年)8月9日,原子彈投下3年後,浩二的亡靈突然出現在她眼前,和生前一樣說著笑話慰藉母親伸子。雖然伸子因為能和浩二重逢感到喜悅,但浩二卻不由得在意起自己的戀人町子。當時她已經成為小學教師,雖然並未忘懷浩二,但卻也開始在一起同校任教的黑田老師。盡管如此,卻基於只有自己倖存的罪惡感而無法接受幸福。伸子對著這樣的町子表示「需要為自己而活」,浩二也接受這現實而為她的幸福祈禱……

不二人選
吉永小百合與二宮和也

山田導演在構想故事的同時,自然「浮現出演員們的形象」。
母親福原伸子一角是由吉永小百合演出。山田作品中,曾在「男人真命苦」系列中兩作演出寅さん愛戀的對象(「柴又慕情」72、「寅次郎恋やつれ」74),並主演「母ベえ」(08)、「おとうと」(10)。且其明確反對原爆、戰爭的態度與立場是本作的不二人選。
在擬定企劃的早期階段中,從山田導演那得知此事的吉永さん在尚未讀到劇本前便決定參演。在2014年12月17日的製作發表會上,吉永さん如此說道:「非常開心可以再次回到山田組、”山田學校”。井上ひさしさん在仍擔任日本ペンクラブ會長時,曾希望我能進行原爆詩的朗讀。但不湊巧當時正好在拍攝山田組的『母べえ』而只能婉拒,而後收到對方回信表示『我了解了。既然是山田導演的作品,肯定是佳作,我很期待成品』。雖然不曾見面,但能透過這種形式參與實現井上さん構想的電影,真的喜悅萬分。」
從吉永さん的發言,也能窺得井上さん對於山田導演深厚信賴。

飾演她兒子福原浩二的是二宮和也。關於此選角,製作人榎朢如此表示:「(浩二的選角需是)能夠相應吉永桑那樣的star,且具有昭和氣質的人。因為電影本是是如此沈重的題材,考量到需是有光彩、具有幽默感的人,自然浮現了嵐的二宮和也さん。」
根據平松さん表示,山田導演曾了倉本聰編劇的電視劇『拝啓、父上様』(07)等作品後曾表示:「他是江戶之子呢」、「是非常爽朗的好青年」,從以前注意到二宮さん的演出。而在嵐五人擔任司儀的2012年『NHK紅白歌和戰』、五人各自和代表日本各領域的優秀人士對談的企劃中,當時二宮さん對談的對象乃是山田導演。

雖然行程滿檔但二宮和也決定首次和山田組的合作。「不只是二宮さん適合浩二這角色,對我來說導演是山田洋次さん、主演是吉永小百合さん,再加上二宮くん,這樣的組合使得這電影具有「普遍性」。」平松さん如此闡述二宮さん參演的意義。
而二宮さん自己也在製作發表會上表示:「我現在30幾歲,但對於戰爭的認識僅能透過教科書中的文字與照片。對我而言,包括我或者我這世代、以及下一世代中支持我的FAN的大家,能夠以這作品為契機認識到戰爭、而”不要讓其風化”,這大概是我參演的第一使命。」

其他配角也陸續決定。浩二戀人、小學教師的佐多町子是由接續「小さいおうち」(14)繼續參加山田作品的黑木華飾演。町子的同僚黑田正圀則是繼「母べえ」以來參加山田作品演出的淺野忠信,其也參與電影「父と暮せば」的演出。上海歐幾桑是加藤健一、浩二的恩師川上教授為橋爪功、伸子鄰居富江一角由廣岡由里子出演,町子的學生為本田望結、復員局的職員為小林稔侍和野澤由香里,而曾演出舞台劇版『父と暮せば』中父親竹造一角的辻萬長則飾演載8月9日掃墓的年長男性。
工作人員包括:攝影=近森真史、照明=渡邊孝一、美術=出川三男、裝飾=湯澤幸雄、錄音=岸田和美、編集=石井巖、紀錄=鈴木敏夫。雖然以山田組為主,但也有初次參加工作人員。音樂則是由坂本龍一擔任。關於這點日後將再詳談。

當前必須留下的諸多敘事

2015年為戰後70年,「母と暮せば」將在這年12月上映。山田導演近年以戰爭為背景的作品有所增加,包括「母べえ」、「小さいおうち」,以及本作都是如此。關於這點,可以從山田導演在製作發表會中的發言獲得解釋。

「我製作了50多年的電影,但到了這年紀,關於這次企劃真的是感受到”不可思議的緣份”,說是感受到命運也不為過。對我來說,這作品的誕生並不與戰後70年直接相關,但這作品完成之際正好相應戰後70年,再度讓我感受倒這作品果然交錯了諸多不可思議。
在我的世代,對於戰爭的認識來自少年時代的經歷,對我們來說,有諸多非得要留下來的敘事。在這時代已經很少人直接經歷過成為這作品舞台的1948年,所以必須向觀眾傳達,在終戰後3、4年,歷經原爆這樣巨大悲劇的人們過著這樣的生活,若現在不傳達就來不及了。雖然是很艱鉅的工作,但想要妥善地呈現。」

但山田導演並不是以恢宏敘事描述這件事,卻透過一個家族中所發生的故事作為切入點,”普遍地”勾勒出戰爭的問題。我覺得這裡格外重要的是母親倖存、兒子死於原爆此設定。
在「父と暮せば」一作中,不只是男女差異,親、子之死也是相反設定。相較於前作是以描寫父親過世的女兒之悲痛,本作「母と暮せば」則是刻劃悲傷於孩子過世之母親的苦楚。

雖然同樣是失去至親,且接受這悲傷的方式因人而異,但果然失去孩子的雙親之痛是最為沈重的吧。
因為原爆而瞬間失去孩子的悲傷,更廣泛推衍的話,也可是理解為因為戰爭這種人為事件而被奪走孩子父母親之痛楚。不僅是電影中的伸子,在現實中存在著數百萬像這樣因為戰爭而失去孩子的母親。想再見孩子一面、就算是亡靈也好,希望可以再次說說話。為了這樣的她們,而有了「母と暮せば」這部作品。我從這觀點深切感受到山田導演的溫柔。

在進入拍攝前兩天的20145年4月24日,吉永小百合、二宮和也在東寶攝影棚內打造的福原家場景進行排練。在那數天前,在山田導演的號召夏,工作人員齊聚一起觀賞描寫第二次車臣紛爭的「あの日の声を探して」(*The Search, 2014),山田導演如此表示:
「『あの日の声を探して』栩栩如生刻劃戰爭的殘酷,是非常優秀的作品。『母と暮せば』雖然缺乏這樣的寫實,但我認為在這寂靜的屋內卻留有戰爭之悲慘。我希望能夠過這出電影讓觀眾認識戰爭之傷。這裡有吉永さん、有二宮さん,有黑木さん,相信能成為佳作。今天將進行照明、美術等準備。雖然是長期作業,但大家一起做出好作品。」
這是凝聚工作人員、演員、全員意識,山田組連成一心的瞬間。

於是,4月26日,開始拍攝「母と暮せば」。


題目 : 嵐ARASHI    部落格分类 : 演藝明星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12 2016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01


 
自我介紹

ccchobit

Author:ccchobit
每天都更喜歡你(.゜ー゜)y

於FB上進行ニノ相關的砂糖發言,由於是非公開社團,歡迎先用訊息打聲招呼並申請加入!

 
 
 
 
 
 
滿足好奇心
 

Archive   RSS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