ニノ週記

おこるな いばるな あせるな くさるな まけるな

 

『母と暮せば』翻譯:1948年8月9日


Category: 母と暮せば   Tags: 母と暮せば  
母と暮せば
若與母親同住/ 我的長崎母親/ 長崎:與母親的回憶

作者:山田洋次、井上麻矢

練習用翻譯(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跟電影有九成九重疊,請小心踏雷。
緩更。

1948年 8月9日上午 伸子

長崎遭受原爆後三年,我究竟如何活下來的呢?丈夫病死、長男也早早戰死,只有次男的浩二是我的支柱。但原爆也從浩二將我身邊奪走。

浩二從小就是個敏捷聰明的小孩。或許自原爆中倖免而在哪裡活著呢,不,肯定還活著。如此想著的我,從事發隔天起便以校舍全毀的大學校區、現在想到那悽慘的燒毀樣貌仍忍不住顫抖的浦上周邊為範圍,努力尋找浩二,但卻毫無線索。真的就連任何微小的碎片都沒留下。
直到現在,在我內心深處仍覺得或許某天這小孩就回來了。雖然知道如此期待的自己過於愚蠢,但或許、說不定?一邊如此祈禱而生存迄今。因為若不這麼想,便深感到窒息,內心抱持這巨大的空洞,在今天迎來原爆後的第三年。

那天的那時刻,我正在家中。注意到的時候玻璃窗外呈現全白,在這之後是猛烈的熱度襲來。雖然覺得聽到劇烈的爆破聲,但同時卻又覺得一片寂靜。感受到迄今從未體驗過的恐怖感,或許就這樣死在丈夫所建的家中了吧,如此想著而喪失意識。
究竟過了多久呢?終於恢復意識,滿懷危懼地踏出家門,山坡下綿延著的長崎街道已經不復原貌。已經看不出街道。巨大的建築物雖然還殘留著骨架,但家家戶戶彷彿被巨人踩踏過般碎裂,四處冒著火花。在這之間是一息尚存的人們徬徨無助地求助。這些人在隔天、再隔日,也全都死去。
日本宣告戰敗是在原爆後的第六天。彷彿被迫吞下巨大的苦塊,我怎樣都無法接受浩二已經不再這世上的事實。那天上午,大聲招呼「我~出門了」而跑下坡的浩二身影,仍反覆出現在我腦海。

三年後的今日,帶著草帽的佐多町子淌著細汗出現在那坡道。
「早安,我是町子」
浩二和町子相遇的時候,町子仍是中學生。當時滿臉青春痘的高中生浩二,會對穿著水手服、正處花樣年華的町子一見鍾情並不令人意外。知道兩人相愛的時候,我彷彿多了個女兒般開心。

在原爆落下後,町子陪我一起在那地獄般的景象中尋找著浩二。在那之後,町子也努力照顧著彷彿失了魂的我。不知不覺就這樣過了三年,成為小學教師的町子迄今也頻繁地來訪。

「出門時看了下雞籠,產了兩顆蛋唷,還溫著呢,您看」
白皙的町子手中拿著兩顆漂亮的雞蛋,如仍擁有生命般,看起來散發著光輝。

「啊啦,真開心。給我真的好嗎?」
真的非常感謝,帶著雞蛋過來的這份心意遠比雞蛋本身更讓人感激。

「剛炊好的熱騰騰米飯上打上黃色蛋黃、淋上醬油……啊,光想像就流口水」
邊聽著町子的發言,我將拿到的雞蛋放入茶碗,擺在浩二照片前。在那裡側是丈夫的、旁邊則是長男謙一的照片。聖母瑪利亞像前擺著過世家族三人的照片,我如同平常般地表示「三人要分著享用唷,別吵架了」

在這過程中,町子從廚房角落取出水桶與杓子,將花放入裝了水的水桶中。進行之後掃墓的準備。
「走吧」
町子將大門上的牌子翻到〈外出中〉。對於不曉得何時會有人來找的助產婦而言,只要離家就絕對得掛上牌子。近來看到為了我而如此盡心盡力的町子,內心深處總覺得抱歉。

看到鄰家富江剛採購回家的身影,町子出聲招呼。
「午安」
「啊啦,要去掃墓?」
「嗯」
「又到了這天了呢」
對,又來到了這天。明明那麼大量的人喪命、明明浩二再也不會回來,隔天太陽依舊升起、於長崎灣落下,日復一日地時光流逝。時間擅自流逝,六天後宣佈戰敗。若陛下早七天告示終戰,浩二的生命,不,就可以挽回七萬人的性命。不,若早十天的話,廣島20萬人的生命也……反覆抱持著這樣的怨憤而渡過戰敗後的每一日。市民的生活陷入混亂。

山丘上的墓地矗立著數個十字架。我反覆為當中的一個十字架淋上水。丈夫、長男的謙一,以及次男的浩二都沉眠於此。戰死於緬甸的謙一,臨死前肯定很想喝水吧。絕對會衝到廚房,叫著「母親!水!!」,將我遞來的冷水一飲而盡。浩二也是,若還活著的話,肯定會覺得口渴吧。雖然現在不管如何灑上水都不會有人活過來,但這水如同我的思念般,滲透至土壤中。

「阿姨,脫下木屐,夾腳處的繩子看起來快斷了唷」
町子兩手搓揉著布條。確實久穿之下我木屐的綁繩看起來快要斷裂。町子將我的腳從木屐取出、放上鋪著的手帕上,迅速地替換著木屐上的綁繩。
我看著町子的背部,已經流露出成熟女性的魅力。中學時還是個經常笑著的楚楚可憐少女,不知自何時起,已經成為女人了。三年的時光,町子成熟至此了啊。
「我說,町子さん,差不多該放棄了吧」
町子困惑地看向我。
「放棄什麼?」
「浩二」
終於有機會可以提到這件事,非得要好好傳遞出我的想法。

「病理學教室一起上課的同學們多半都死了,實在沒道理覺得浩二還活著。原本呢,還是希望可以將浩二的骨頭和父親的放在一起,但卻什麼都沒有而真讓人不甘心。若能夠有那孩子死去的證據,例如父親留下的ELGIN手錶、或者是他珍視的萬年筆,至少是骨頭的碎片,或者褲子的殘片,只要能找到任何一項證據或許就能放棄,但連這也得放棄了」
彷彿說給自己聽般,我繼續說著
「那孩子不曉得到哪了、真的死了嗎,還是消失了呢。就算是亡靈也好,就算是亡靈也希望他能夠出現,但連這種想法也不得不要放棄了。町子さん」

町子只是沉默地將換好綁繩的木屐遞過來。眼中泛著淚光。
同樣來掃墓的年長男性大聲引起注意,「大家!差不多要11點2分了!」
眾人紛紛朝向同方向合掌。眼前是長崎的街道,如展翅般形狀優美的長崎灣,在這前方是金比羅山與稻佐山。明明是不管看幾次都不會厭膩的美麗土地,但在那日那時……胸中傳來猛烈疼痛。

剛才的那男性,指尖顫抖著比向浦上上空。
「在那裡可見,如蘑菇般的雲朵……根本不是人類所為」
但這卻是人類的作為。只要是戰爭,不管是多麼殘酷,都是人為所致。不管多麼愚蠢,都是人所造成。下命奪走無罪的數萬市民生命。不管這結果有多悲慘,倖存的我們都只能接受。

浦上天主堂燒毀後的殘骸仍留著。從在天主堂腹地應急建起的鐘樓傳來噹~噹~鐘響。如同信號般,長崎各地教堂鐘聲紛紛響起。

浩二已經不在了。
向町子如此表示時,我終於接受了這事實。

題目 : 嵐ARASHI    部落格分类 : 演藝明星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12 2016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01


 
自我介紹

ccchobit

Author:ccchobit
每天都更喜歡你(.゜ー゜)y

於FB上進行ニノ相關的砂糖發言,由於是非公開社團,歡迎先用訊息打聲招呼並申請加入!

 
 
 
 
 
 
滿足好奇心
 

Archive   RSS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