ニノ週記

おこるな いばるな あせるな くさるな まけるな

 

『母と暮せば』翻譯:1948年8月9日夜


Category: 母と暮せば   Tags: 母と暮せば  
母と暮せば
若與母親同住/ 我的長崎母親/ 長崎:與母親的回憶

作者:山田洋次、井上麻矢

練習用翻譯(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跟電影有九成九重疊,請小心踏雷。
緩更。

1948年 8月9日夜 浩二

夏夜中的黃綠色螢光將夜色映襯地更加濃厚。我作為亡靈第一次出現在母親身旁時,她正在晦暗的廚房製作煎蛋。
母親總是仔細料理,寧可讓我和兄長餓著肚子等待,也不願意偷懶。利用現有的材料、好好下功夫,細膩地製作菜餚。家裡並不是那麼富有,也曾出現過沒有肉的咖哩,或是利用代替品取代食材。但,真的很好吃!聽到我如此表示的母親,總是露出喜悅的笑容。

「這是浩二喜歡的煎蛋,町子拿來的唷」
母親將熱騰騰的煎蛋放在茶桌上我的照片前。啊,感覺真美味啊。中間隔著呈現漂亮黃色的煎蛋,母親對著我的照片喃喃自語。
「其實,我打算在今天結束陰膳了,也就是說,想要放棄了啊,你的事情。一直以來總希望能找到證據,除非能獲得你確實已經死亡的證據,要不然就不願意舉辦法事。為此還被本家的伯父責怪了呢。但是,現在真的想要放棄了。在你的墓前向町子如此表示時,那孩子也含淚回答就這麼辦吧。若你還活著,應該已經和町子結為夫婦了吧。說不定已經有孕、由我負責接生,我自己的孫子……啊,又開始說起這種話,反覆說著同樣的內容,真是於愚蠢呢,媽媽……」

在這三年間,從未間斷為我製作陰膳的母親,總是相信著兒子某天就會突然回來,但很抱歉得讓你失望了。我已經在搞不清楚狀況下死了喔。

母親自那之後,就這樣一個人自言自語地獨自生活吧。但終於在現在,正是在母親已經放棄我的事情的此刻,歷經了三年的當下…

「母親」
準備取出筷子的母親的手停頓在空中。小聲詢問:「誰?」
「是我唷」
母親略帶畏懼地轉身看向我所坐著的樓梯。太好了!母親似乎可以看見我。
「浩二?是你,浩ちゃん?」
「母親真是不懂放棄呢,總不願意放棄我的事情,所以遲遲無法出現。終於,可以像這樣出現了呢」
「是這樣嗎」

雖然一直注視著我,但母親卻未流露出絲毫驚駭。既明媚又哀傷,臉上浮現各種思緒。我以這種形式出現,就表示我已經不再是這世間的人了,雖說要放棄,但果然覺得哀傷懊悔吧。但可以再度看到我出現在眼前,仍忍不住覺得開心吧。

「有找過我嗎?」
「這是當然了,從原爆那天起,和町子兩人一起。那時候的長崎啊……那時候長崎的街道完全……」
或許是再度想起當時的回憶,母親泣不成聲。
「……完全是地獄,非常恐怖、恐怖,真的……」
母親的聲音顫抖,大顆眼淚沿著臉頰落下。

對不起呢,母親,肯定為了我而流盡眼淚吧。

「想著你或許還在何處,金比羅山、三山、滑石神宮,凡是醫科大學生可能去的地方都去找遍了。但不管花幾天都沒能找到你,你究竟怎麼了呢,浩二……」
「所以說,等著母親放棄啊,足足等了三年唷」
「是嗎,終於來了呢」
深呼吸後,母親擦乾眼淚。或許到現在終於能取回遲遲無法放棄的三年光陰。
「母親,身體還好嗎?」
其實一看就知道母親狀況不好,但在這種時候,也找不到其他話題。

「自從你不在後就沉浸於悲傷,反覆想著若死了就能與你相會,但一旦想到說不定你還可能活著,哪天就這樣出奇不意地回家,就無法果斷放棄生命……但現在已經沒問題了,總有辦法活下去的。比起我,更重要的是你好嗎?」

還真像是母親會講的話。對於這樣的我、已經成為亡靈的我,詢問還好嗎?怎麼可能會好呢。
「沒有好的道理吧,我可是死了唷。母親還是一樣糊塗呢,居然問我:『你好嗎』」
我躺倒在茶桌旁捧腹大笑,一如以往。

「浩二總是笑著呢」
「雖然也有很多悲傷的事情,但總要盡可能笑著面對」
「確實如此,你從小就是經常笑著的孩子呢」

是的,雖然謙一大哥性格認真而鮮少露出笑容,但我從小就總是笑著。看著最初四人的家族一個人、一個人地消失,努力尋找著微小的幸福而露出笑容。儘管這世間逐漸變得灰暗,爆發戰爭、維持生活變得困難,但想著若我能維持笑容,母親也能獲得朝氣。
「父親早死,嘛~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還是大學生的大哥戰死緬甸,就連我也死了,終於只剩下母親一人伶仃了呢」
這也是我最為擔心的。因為母親迄今從沒有過獨居經驗。但母親卻沉穩地表示:
「沒辦法啊,光是能活著就值得感謝了。畢竟因為原爆而全家過世的家庭大有人在,但我卻還活著,你父親所建的房屋也好好地矗立在此」
確實,房屋保持完好是不幸中的大幸。這個家是父親費盡苦心所建,母親也勤於打掃維護。雖然規模不大,但隨處可見父親拘泥的細節。雖然不比於天主堂,但我非常喜歡在太陽光下反射著各色光芒的玻璃工藝。儘管遭受爆風攻擊,但這建立在山坡上的房屋,代替父親守護了母親。屋內一隅的架上,同時擺設了父親、兄長、我的照片,以及瑪利亞像。

轉頭看向流露出沈靜微笑的母親。
「母親,臉色不怎麼好喔,有好好地讓吉田醫師量血壓嗎?」
「吉田醫師在原爆中過世了,但你父親朋友的村井醫師很親切地幫我看診過了,沒問題的。並且,直到上個月為止,這個家有兩戶人家同居在此而很熱鬧唷,和子さん一家與藤井さん夫婦,大家都蒙受燒傷。雖然情況終於穩定下來了,但建築物卻也承受巨大損害。」

受損的絕不只是建築物。雖然大量的人死去,但倖存的人們全都背負著身心創傷而拼死地一日一日延續生命吧。
「藤井さん嗎?其他的大家狀況如何?」
「其他?隔壁阿姨?很健康喔,這一帶大家全都平安無事。還有上海大叔,只揹著一個背包從上海撤退到此,但兒子卻死於原爆。雖然一度陷入沮喪但去年起突然變得有精神,原本就善於經商,現在說好聽是仲介,但其實就是黑市掮客。我非常受到關照喔」
我也曾聽過上海大叔的事情。直到戰前,上海有不少未取得許可而利用長崎進出的人,大叔也是在兩地進行買賣。好不容易回到內地,兒子卻因為原爆而過世,真是諷刺。

但我想知道的並不是這個。

「大叔的事情怎樣都無所謂,我想聽的是,我想聽的是其他人的事情」
「誰?」
「你明明知道」
「町子さん?」
可惡,我明明好不容易終於出現,卻這樣拿我取笑,母親真是過份。
町子對我而言,是僅次於母親的重要存在。不,排序這種事情本身就是有問題的。雙方都很重要、雙方都是我最喜歡的人,總之町子是我的戀人,約定好大學畢業就結婚的對象。雖然沒向母親報告過這件事,但明明知道我的心情嘛。我心中交雜著害羞以及焦急地情緒,在家裡踱起圈子。

「故意開我玩笑!」
「她很有精神喔,已經當上小學老師了呢。」
彷彿在說著自己女兒的事,母親露出自滿的神情。
「耶,町子嗎」
「很可愛的老師喔」
「町子當上小學老師了啊…..真幸福啊!她的學生們。她一旦出現,教室就會啪~地變得明亮,自然湧現『認真唸書吧!』的心情,絕對!」

在女學校畢業後成為小學老師既是町子的夢想,也是我的建議。因為教師是再也適合她不過的職業了。明亮且表情豐富,雖然容易笑出來、哭出來,但這也是因為她情感豐富。聰明且能幹,最重要的是她深具同理心,不論是激勵、斥責、稱讚,她總能說出當下最想聽到的內容。若町子可以成為自己的老師,就算重唸一次小學我也願意。

「還記得我一年級的擔任吧,鰐口老師。50幾歲帶著眼鏡像鬼一樣的歐巴桑,立刻就用竹尺打人,『你有好好在聽老師的話嗎』『這啥愚蠢舉動』啪!地用竹尺打下來」

一旦談及以前老師的事情,就不自覺想起小學生時代的自己。因為非常調皮,不只是那恐怖的鰐口老師,幾乎被所有老師斥責過。
「竹尺挨揍可是很痛的啊,都流血了。你看這裡,都還禿著一塊呢」
一旦想起小學時代,內心便變得溫暖。

頑皮的我總是被大人教訓,但現在想來已經可以理解。母親邊看著我,愉快地笑了起來。
「還是一樣很饒舌呢,你這孩子」
確實如此,我正是為此而出現的。想要不斷地講著更多更多話讓母親露出笑容。一旦看到母親𢔶笑容,便會覺得幸福。能夠見到母親真是太好了。

這時候,外頭突然傳出呼喚聲。小學五年級左右的男孩手拿提燈出現。
「阿姨,晚安」
大概是一路奔跑到位於山坡上的這住家吧,大汗淋漓。
「武志君,怎麼啦?」
「媽媽,媽媽她的肚子……」
「開始出現陣痛了吧,我知道了,立刻就去」
話還沒說完便立即將助產婦七道具裝入包內,準備出門。剛才的眼淚大概已經拭乾了吧。

武志注意到站在茶桌旁的我。原來純真的孩童可以看到我啊。故意做鬼臉惹他發笑後,果然也露出笑臉。原來如此,像是照理不可能存在、照理看不見,心中不存在「照理」的人,便能看到我的身影。雖說不會發生什麼事,但在不應該看到我的人面前,我還是會消失。這種程度的顧慮還是需要注意的。

「讓你久等了」
母親颯爽地準備前往名為接生的戰場,這時候已經是作為專家的表情了。

母親出門後,家中立刻顯得冷清。屋外螢火蟲靜悄悄地閃爍螢光。
我登上階梯朝向自己的房間。

房內仍維持著三年前的模樣。
書桌上整齊排列著當初出門前隨手放著的醫學書與筆記、文房用具。嗜好讀書的父親所留下的書籍,也仍按照三年前的順序擺置。架上的相機,也如隨時等待我的歸來般……一旁是和町子的合照。
屋內我最珍重的是作為父親遺物的留聲機與大量唱片,又特別喜歡門德爾頌的「小提琴協奏曲」。從櫃內取出那張唱片凝視著之際,彷彿耳邊再度響起那美妙音樂。這旋律秘藏著我與町子難以忘懷的回憶。

那是我仍就讀山口高中,在寒假期間返家時的事了。町子來到家中,兩人一起在房內聆聽這張唱片。確實那時候町子穿著水手服吧,久未見面的她變得更加楚楚動人,身上傳出好聞的香氣。感到莫名的緊張,我無法直視她的臉而只能聊著無關緊要的家常閒話。

因為是手動留聲機,「小提琴協奏曲」明明尚未結束卻開始在途中落下拍子。想著得要重新旋轉握把而伸手的同時,町子也伸出手並碰到我的手。不自覺地緊握住她的手,將她拉向自己。
那天是我第一次抱住町子。光是這樣就已經撲通撲通地害羞不止。
豁出去看向町子,發現町子也直盯著我的眼睛。微紅的雙頰、溼潤的眼神。

「浩二さん的眼底,倒映著我的身影」

此時已經陷入隨時停止狀態的音樂傳入耳際,想到樓下的母親也能聽到房內的音樂,得要快點重轉!!!
慌張地重新旋轉握把而終於讓音樂恢復正常,但町子已經在旁邊笑得難以自抑。我的初吻,就這樣以未遂告終。覺得害羞的同時也意識到自己的愚蠢,終於連自己也跟著笑出來……

就算是現在,門德爾頌的音樂依舊美麗。包含與町子的回憶,這音色滲透至我的身體。不管是母親、這個家,或是門德爾頌的音樂依舊保持原樣,真的非常開心。

就只有我,不復存在。

明明還有那麼多想做的事情。不奢求,就只希望能作為一個普通人而活著……眼淚不自主地奪眶而出,意識到時,身體已經變得透明。

嘆了口氣,我收拾好唱片後,消失。

題目 : 嵐ARASHI    部落格分类 : 演藝明星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12 2016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01


 
自我介紹

ccchobit

Author:ccchobit
每天都更喜歡你(.゜ー゜)y

於FB上進行ニノ相關的砂糖發言,由於是非公開社團,歡迎先用訊息打聲招呼並申請加入!

 
 
 
 
 
 
滿足好奇心
 

Archive   RSS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