ニノ週記

おこるな いばるな あせるな くさるな まけるな

 

『母と暮せば』翻譯:1948年秋風月


Category: 母と暮せば   Tags: 母と暮せば  
母と暮せば
若與母親同住/ 我的長崎母親/ 長崎:與母親的回憶

作者:山田洋次、井上麻矢

練習用翻譯(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跟電影有九成九重疊,請小心踏雷。
緩更。

1948年 秋風月(陰曆八月) 伸子

不曉得是綿延秋雨所致,又或是上了年紀,這陣子總感到身體不適。習以為常的坡道,在往返時也變得氣喘吁吁、漫長無盡頭。就連裝有生產道具的皮包,也覺得比以前還沈重。

今早接生的是重量不輕的女嬰。從半夜就頻頻陣痛的母親終於在清晨順利生產,在看到疲倦但流露幸福表情的母親順利餵哺母乳後,我便返回家中。

撐著唐傘、手持沈重的皮包,一步步地踩著泥水返家。小學生們仿若小狗般,矯健地閃過我前進。由於長崎多坡道,這些學生們大概從小就習慣了這樣的環境吧,不管是赤腳或穿著木屐的小朋友,儘管在雨中、踩在泥濘中仍非常有朝氣地彼此打著招呼。

不管是謙一,還是浩二,小時候都是像這樣在泥濘地上奔跑。想起過往畫面而楞楞地前進的同時,突然被叫住。

「阿姨,怎麼了?那麼早?」

原來町子。
她手持一把大黑傘為同行孩童擋雨。

「有新生命誕生了喔,早上五點,小菅町」
「順產嗎?」
「重達一貫呢(=3.75公斤)」
「那麼昨天熬夜了呢,肯定累了吧」

聽到町子的慰問,疲勞感略微消退。看著她的臉,一時之間不曉得是否應該告訴她浩二出現了。認真想想,那既如同夢境般,但又像是現實,即便如此,就算跟人說了也肯定不被相信吧。雖然覺得唯有町子會相信,但這也不是在大雨中可以站著說清楚的事情。

牽著町子的手的小男孩抬頭看向我。
「這小孩哭著說沒有傘而無法上學,沒辦法就只好接送他上課」
「啊,真是太好了呢,可以和老師一起」
「校方指示營養失調的孩童若引起感冒就糟了,下雨天就讓他們在家休息。但學生們卻非得要來上課」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對於受生計所苦的雙親而言,在這樣下雨的日子也無暇顧及孩童。小孩子們也隱約了解這點,知道去學校還比較好。更何況學校有像町子這樣溫柔的老師,更是如此。

「真可愛呢」
「阿姨,要好好休息喔」

町子撐著傘和男孩一起走向學校。雖然初出茅廬,但看起來已經完全一副老師的模樣了。想著之後再提浩二出現的事情也不急,再度朝向回家的方向。

回到家中,彷彿斷了繃緊地弦般,睡意猛烈襲來。在歷經徹夜長時間待產後,又在雨中行走,想著若感冒就糟了而鋪好棉被閉目休息。在現實與夢境的曖昧界限上,依稀感受到穿著白袍的浩二露出擔憂的表情看向我。

「母親,還好嗎?弱小的身軀到處奔波,原本就不是太健康,得要多注意身體啊」

又作夢了嗎?是夢的話希望永遠不要醒來。不管是不是在作夢,浩二現在就在我身旁。雖然不曉得生、死,人世與那世界究竟如何聯繫,但起碼浩二現在對著我說話。

「原本還想著若我成為醫生,母親也能輕鬆點了吶……對了,醫大合格後,一起去拜訪本家了呢。那個恐怖的伯父滿臉愉悅地要我『認真學習取得好成績,然後成為博士!專心投入研究,獲得諾貝爾獎』。聽到這段話,我頓時覺得火冒三丈,『我對諾貝爾獎才沒興趣呢!比起研究,我對臨床更有興趣。長崎市日本島最多的縣市,也有很多島面臨醫師不足的問題,所以我的理想是成為離島醫師,為這些貧病不幸的人奉獻一生』。伯父聽了,勃然大怒表示『理想能當飯吃嗎?!我可不是為了讓你治療那些窮鬼才出學費的』,結果兩人大吵起來,母親不得不鞠躬道歉,『對不起,都是我管教不佳,養出了那麼任性的兒子』。之後我向母親道歉時,你卻俏皮地吐舌回答『沒關係的,我相信浩二辦得到』,當時我真的非常開心。」

浩二的聲音伴隨著雨聲,若催眠曲般讓我放鬆,即將陷入深層睡眠之際,卻傳來敲門聲,讓我再度睜眼。

「誰?」
「是俺,上海大爺」

我邊整理頭髮邊走向門口,門外是背著大背包、濕漉漉的男性。塑膠雨衣與長靴所特有的塑膠味挾帶著雨氣一起飄進屋內。
這位上海大爺是黑市買賣的掮客,將多餘的食糧或物資轉售給需要的人家,再這世道是讓人感謝的存在。

「呀,好大的雨啊」
手忙腳亂地從包內取出米、味噌、油瓶等物品。
「順利取得味噌了喔,可是島原的味噌唷」

究竟是如何取得這些物資的呢?在考慮這種事情之前,能夠取得便值得感謝了。即便解除空襲緊報,但能夠取得的物資卻連戰時都不如,不管是不是黑市,能購買到就已算是好運。

「還有這個,肥皂,是從進駐軍外流的」
包裝上印刷著LUX的箱中,放著數個以蠟紙包裹著的肥皂。

是有多久沒見這樣的肥皂了呢,不經將肥皂貼近鼻子。
「真好聞」

「日本之前是和能夠做出這樣奢侈品的國家對戰呢,實在有夠蠢的。之前說想要買脫脂棉吧,助產婦用的。那很難入手啊,不過最近總算找到管道了,再等等、再等等啊」
「真的是幫了大忙了,大爺」

助產婦這職業雖然會配給脫脂棉,但配給量卻遠不及用量。若拜託上海大爺的話,即便得花上一段時間,卻絕對會想辦法取得。想著聊表謝意,我開始著手倒茶。

「最近警察取締也變得嚴格了,我也是沒辦法啊,這國家讓人吃不飽嘛。若黑市有錯,那也是讓人得依賴黑市才能吃飽的政治的錯,開啥玩笑」

確實如同大爺所說,即便有配給帳戶但卻無法取得配給。就連眼前長崎海中釣捕到的漁產,也無法自由處分。在這樣的時代,究竟要人如何生存呢。

「該付多少錢呢?」
「不用啦,我從其他地方賺回來」
大爺總是如此表示,但我無法就這樣接受他的好意。
「這樣不行,至少讓我用公定價支付…雖說是公定,但也是不斷上漲」
「那麼,就給我這些吧」

我急忙從錢包取出比大爺所說的數字略高的金額,將錢遞給他。

「肥皂是禮物,一個送給那小姑娘,叫町子的那可愛姑娘」
「謝謝,她肯定很開心」

之前大爺來這裡時正好遇到町子。雖然以兒子朋友的身份介紹,但肯定在哪聽過傳言了吧。畢竟因為戰爭而喪失丈夫、男友的女性大有人在,不只有町子一人。

「之前就想問了,那姑娘總有一天要嫁人吧?還是要讓她一生為浩二守寡?」

正將從大爺那獲得的味增放入罐內的手不自覺停下。確實如此,町子總有一天會和誰結婚吧。雖然迄今如同自己的女兒般依賴,但總不能永遠把她留在我身邊。

「不,沒這回事。若遇到合適的對象,隨時都可以嫁人唷。」

聽到我如此回覆,大爺頻頻點頭。

「這樣的話由我來介紹吧,有個不錯的傢伙,雖然不是大學畢業,但現在也不是光憑學歷、社會地位決定對象的時代了。畢竟伸子さん,你也知道在這次戰爭中有300萬年輕男性戰死啊。在好男人搶手的時代,若有不錯的對象就試試吧,你說是吧?」

如同黑市流通般替町子介紹對象?我對於大爺的發言略感氣憤。戰敗以來時局陷入不安,在也有人餓死之下,在以吃飽為優先的同時,這社會也傾向拜金主義。但,金錢並非一切,肯定還有其他更重要的事物。

「大爺,謝謝你的好意但我不打算讓町子相親」
「為何?就只是見個面而已,見了面覺得討厭再拒絕也不遲」
「但是,從現在起會是民主主義的時代,我想讓町子自己決定婚姻大事」
「民主主義嗎」
「對唷,所謂結婚是由兩人自行決定,我也希望能讓町子如此」

如同母親般,我乾脆地拒絕了相親。
若那孩子能找到喜歡的對象並決定結婚,我也會贊成,但除非對方是和浩二一樣重視町子的男性,否則我絕對無法接受。

「不要說著這種好聽話,說不定哪天就被性格惡劣的花花公子騙了喔」

不想繼續町子相親的話題,我戳了對方痛腳,「所謂花花公子……是指像大爺這樣的人嗎?」

傳聞金錢不虞匱乏的大爺身邊圍繞著不少看上錢的女性。一如預期,大爺聽到我的發言後,瞠大眼笑了出來。

「你啊,真是輸給你了,真能說呢,伸子さん。我知道了,下次再過來」

留下喝到一半的茶水,大爺開始準備離開。雖然看似兇惡,但他絕非壞人。

「嘛,若有任何問題隨食告訴我,但真讓我訝異啊,性格惡劣、花花公子,我?」
大笑著打開門,踏入雨中。


再度恢復沈靜的房間內,飄散著美國外銷的肥皂香氣。

題目 : 嵐ARASHI    部落格分类 : 演藝明星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12 2016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01


 
自我介紹

ccchobit

Author:ccchobit
每天都更喜歡你(.゜ー゜)y

於FB上進行ニノ相關的砂糖發言,由於是非公開社團,歡迎先用訊息打聲招呼並申請加入!

 
 
 
 
 
 
滿足好奇心
 

Archive   RSS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