ニノ週記

おこるな いばるな あせるな くさるな まけるな

 

『母と暮せば』翻譯:1948年 近中秋


Category: 母と暮せば   Tags: 母と暮せば  
母と暮せば
若與母親同住/ 我的長崎母親/ 長崎:與母親的回憶

作者:山田洋次、井上麻矢

練習用翻譯(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跟電影有九成九重疊,請小心踏雷。
緩更。

1948年 近中秋 町子

連日陰雨終於休止。上坡後可見到夕陽西下,浩二曾說過「在這可以看到世界最美的夕陽」。由於始終記得這句話,在浩二過世後我便厭惡起這夕陽。只要一見到夕陽,便彷彿與之作對般刻意背對著。在久違地看到夕陽的今日,居然會覺得這夕陽真美…連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議。

我不想認為是因為時間流逝所致,雖然時間一分一秒地流淌但我心中的時針仍停留在那時刻,對於浩二的思念不管歷經多久都不會有絲毫改變。

今年八月九日第三次去掃墓時,浩二的母親對我表示「放棄吧」,最初聽到這句話,我完全無法理解究竟是什麼意思。即便阿姨重複表示而終於認知是要我放棄浩二之際,我仍無法理解。我只想著要和浩二的母親永遠、持續等著浩二回來。

但在那之後,我反覆回想著阿姨的發言。

放棄、放棄,假若真的放棄了,那我又該何去何從呢?

手提著沈重的以風呂敷妥善包裹著的唱片。因為教師之間提出舉辦唱盤音樂會的計畫,而向阿姨借了數張浩二的唱片。
當中也有曾和浩二一起聽過的門德爾頌。想著一旦鬆懈下來就會想起浩二而落淚,在那旋律流洩之間,我只是拼死地盯著掛在音樂教室牆上的音樂家的肖像。但沒想到最後居然因為旁人的號泣而讓我忍不住跟著落淚。

上坡後看到鄰家富江阿姨正在曬傘。
「午安」
「啊啦,町子老師」
「別這麼說啦,老師什麼的」
雖然已習慣被學生稱為老師,但仍對於被長輩如此稱呼感到違和。戰時無法好好學習,而在受動員到工廠勞動之下迎來畢業。即便當上小學教師,但卻未曾經受過相關教育,這樣的我真的有資格站在講台上嗎?倘若浩二還在,肯定逗著我發笑,並想辦法鼓勵我吧。

隔著窗戶,看到阿姨正在點柴火。

「阿姨,終於放晴了呢」
「雖然知道秋雨漫長,但真得下了很久啊」

太好了,看起來比想像中還要有精神。之前在下雨的早晨,在上學途中的坡道上遇到時顯得非常疲倦,而一度很擔心阿姨的狀況。

「阿姨,我來還唱片了」
「音樂會辦得如何?」
「很好喔。約有20位老師出席,大家一起圍坐在播放機周圍。主任的老家是農家,所以帶來蒸蕃薯給大家作為點心。『大家請一邊享用蕃薯一邊鑑賞藝術,但請記得不要放屁喔,這會妨礙鑑賞』,聽到這發言大家都笑出來了。」
「很開心呢」

我也跟著阿姨一起坐在灶口旁。

「然後啊,阿姨,最後也播了門德爾頌的音樂。音樂出現不久便有一位老師哭出來喔」

出於自己也無法解釋的心情,我無論如何都想將這件事告訴阿姨。

「女老師?」
「是男老師唷,是戰場回來的老師。之後大家問了原因,那老師說在他出征那天,抱持著這是自己這一生最後一次聽到這樂曲的覺悟,一人在房間播放的曲目。戰友們幾乎都死在南方,那位老師雖然也身負重傷但總算活著回國。他說一旦聽到原以為再也沒機會聆聽的門德爾頌,就忍不住感嘆萬千。聽到黑ちゃん這番話,大家也都跟著落淚」
「黑ちゃん?」
「那老師的綽號,因為姓黑田而學生們都叫他黑ちゃん、黑ちゃん,久而久之連老師之間也叫他黑ちゃん」

阿姨邊聽著我的談話邊點頭附和。

「黑ちゃん的家人呢?」
「據說母親、妹妹全都死於原爆」
「那現在獨居?」
「對,我把唱片歸回原位」

我擅自開啟話題並任性結束,走上階梯到二樓。打開紙門,房內迄今仍殘留著浩二的氣息。失去主人的留聲機靜悄悄地迎接我的到來。

還記得應該是正月吧,我少見地穿了和服、浩二也穿著謙一大哥的和服,兩人圍坐在暖爐桌旁。瞎聊著過程中,莫名開始比起腕力。不服輸的我拼命想要贏過浩二,但浩二果然是浩二,一開始假裝快輸給我,但到最後也認真起來而立即壓倒我的手腕。緊接著,拉過我的手腕而問道:
「町子有喜歡的人嗎?」
「有喔」
「誰?」
想著對回答自信滿滿的他真是可惡,所以我故意不直接表示「就是你」,取而代之的是以手指搔著浩二鼻尖。明知故問的浩二,看起來莫名可愛……
門外突然傳來阿姨的咳嗽聲,兩人慌張地分開、故作若無其事。事後想想,那時候阿姨應該是故意的吧。

回憶起那天的事情之際,阿姨也如同那天般,端著茶杯進門。

「從大爺那買的砂糖還有剩下些,一起喝紅茶吧」
「真開心,相較於蕃薯,蕭邦、門德爾頌果然還是跟紅茶更搭」

感覺好久不曾像這樣和阿姨聊天了呢。

「去年、前年…阿姨總獨自坐在這屋內發愣呢」
「一旦覺得寂寞了就會來到這房間,彷彿能見到那孩子」
「傍晚來訪時,在門外喊了阿姨~卻沒有回應,顧慮著可能發生意外而來到二樓,究看到阿姨一言不發地坐在沙發上。黃昏下影子變得曖昧,彷彿連阿姨也融入影子,一旦碰觸了便會消失。看到阿姨聽到我「阿姨~」的叫喚而起身,才不由得鬆口氣,啊,還活著!這樣的事情發生過好幾次呢」

我毫不懷疑,若我當時未出聲叫喚的話,阿姨大概就這樣從世上消失了。

「那時候你因為擔心我,而經常在這留宿呢,就睡在我身旁。」
「雖然總是我先睡著,還不住打呼」
「真的非常謝謝,若沒有町子,我肯定無法活到現在」

我不解於為何突然道謝,畢竟這又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事。失去浩二後,盼望著浩二還活在世上、等待他的歸來。或許我跟阿姨猶如對鏡般,在彼此身上看到自己。

「沒這回事,阿姨,就是想著我最喜歡的浩二的母親絕對不能發生意外,忍不住擔心而頻繁拜訪阿姨,才給予我活著的目標喔。倘若浩二過世,連阿姨也追在浩二之後離開的話,我肯定也活不下去,絕對!所以我也是因為阿姨才能活到現在喔」
「聽到你這麼說我真的很欣慰,但是,町子」
「是」
「之前掃墓時也曾向你提過,那之後已經過了三年了喔,也差不多該放棄了,那孩子的事情。」

不行!絕對辦不到!浩二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喜歡上的人,是要我成為他新娘的人,是立誓要一生都在一起的人。就算原爆奪走浩二的性命,他也仍活在我心中。

「所謂的放棄是要我忘了浩二?這我辦不到,這我之前也說過了吧,阿姨。我打算就這樣懷念著浩二,渡過餘生」
「但浩二廳到這會怎麼想?他真的會覺得開心嗎?」
「絕對會開心的!因為我們,我們約好就算轉世也要在一起唷,阿姨。說要我放棄,請不要在浩二的房內對我說這種話……」

雖說如此,但我心中其實也注意到這不過是我的獨角戲。只要我仍記得浩二,浩二就仍是我的戀人、我就是個幸福的女人,但一旦我放棄,從那瞬間起我便成為失戀的悲慘女人。我只是出於自私而繼續讓浩二活在自己心中,這真的可以稱為是出自對浩二的愛嗎……

即便如此,即便如此只要我還等待浩二,我便還能維持著過去的我。腦中一片混亂而淚流不止。

「抱歉、抱歉,不要再哭了」
阿姨的聲音也在顫抖。

一樓傳來玻璃拉門被拉開的聲音。
「福原太太,在家嗎?」
「在」
「說是有沙丁魚的配給,貌似大豐收喔,漁會事務所那邊說拿著鍋子早點過去」
「知道了」

我越過朝向廚房的阿姨,拿起鍋子、穿上木屐。
「讓我去吧」
相較於哭泣,為了獲得沙丁魚而奔跑對我來說還比較輕鬆。

「今天一起吃晚餐嗎,就吃鹽烤沙丁魚」
「好」


拿著鍋子跑下坡的同時如此回答阿姨,不曉得她是否有聽到呢。

題目 : 嵐ARASHI    部落格分类 : 演藝明星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12 2016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01


 
自我介紹

ccchobit

Author:ccchobit
每天都更喜歡你(.゜ー゜)y

於FB上進行ニノ相關的砂糖發言,由於是非公開社團,歡迎先用訊息打聲招呼並申請加入!

 
 
 
 
 
 
滿足好奇心
 

Archive   RSS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