ニノ週記

おこるな いばるな あせるな くさるな まけるな

 

『母と暮せば』翻譯:1948年 復員局 町子


Category: 母と暮せば   Tags: 母と暮せば  
母と暮せば
若與母親同住/ 我的長崎母親/ 長崎:與母親的回憶

作者:山田洋次、井上麻矢

練習用翻譯(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跟電影有九成九重疊,請小心踏雷。
緩更。

1948年 復員局 町子

從長崎市內前往諫早的電車內擠滿了乘客,動彈不得。我帶著民子搭上電車,電車途中幾度在並非車站的地方停留後又再度發動。若不是我硬擋住後方男性,彷彿營養不良的民子簡直要被這人潮壓倒。汽笛聲在我聽來猶如悲鳴,好不容易終於抵達諫早時,我與民子兩人已是滿身大汗、疲憊不堪。但從現在才是重點,兩人一起朝著臨時搭建營房中的「復員局 世話課」前進。

在等候室已經有許多人安靜地坐著。戰敗迄今雖然已經過相當時日,但仍有大量杳無音訊的人。這裡主要是提供到戰地便斷了音訊的士兵,以及從滿州回國者的情報。仔細一看,也有被交付白布裹著的箱子的人,當中有可能是遺骨,或是不曉得從哪撿來的石頭。但即便是這樣的石頭,對於必須活著的人而言亦是必要的存在。

「下一位」
白髮的男職員,抬頭看向帶著民子的我。

「我是長崎市天神小學的教師佐多町子,我有一位學生想知道出征父親的下落,所以將她帶來這裡。」

民子緊張到只是直視著前方,不發一語。
「民ちゃん,爺爺不是告訴你了嗎,想要問什麼?」

用力地點頭的民子,因為是歸還者(引揚者)所以並非使用長崎弁,而是以標準語提問。
「我現在小學二年級,父親出征去了,父親的名字是風見滋,家裡雖然還有爺爺在,但他現在臥病在床。他要我拿著這封信來這詢問父親的消息,所以和老師一起到這」

職員收下聯絡明信片後,從裡頭拿出紀錄冊而慎重地一頁頁查詢。過陣子,開始仔細比對明信片與紀錄冊其中一頁,彷彿下了決心般再度看向我們。
「你的父親啊」

民子直盯著職員的臉。

「你的父親,已經戰死於菲律賓碧瑤這地方」

僵直著的民子肩膀在深呼吸後,突然軟了下來。
想著民子或許已哭出來而抱著她的肩膀慰藉,但民子卻看向我、睜大眼睛。
「爺爺跟我說過了,若父親戰死的話,就請負責的叔叔寫下父親戰死地點,以及戰死情形,請他把這寫下來」

職員頷首開始書寫。
仔細一看,他左手與一般人不同,缺了手腕,大概也是傷兵吧。
寫玩後很靈巧地折疊起信件,坐在前方的女性職員將它裝入信封。
「裡頭寫了戰死地點與情況,請把這交給爺爺」

慎重地收下信封的民子,將它裝入背著的布袋。

讓這麼小的孩子詢問自己父親戰死的情形,是多麼的殘忍。儘管如此,這孩子卻不留一滴眼淚,咬緊牙關。
究竟該如何安慰她呢。
「真可憐啊,民ちゃん」

「爺爺這麼對我說了,不管發生什麼事都絕不能哭。還有兩個妹妹,母親也過世了,所以我非得要振作不可。不管怎樣都不能哭。」

無法按耐情緒,我不自禁地哭了出來。

將民子送回家後,我去拜訪了浩二的母親。希望能有人分擔我這悲傷而無從宣洩地情緒。

「那個姑娘真的從頭到尾忍耐住了?」
聽完我的話,阿姨如此問道。

「我反而希望她能哭出來呢,光只是我在落淚,真搞不懂自己究竟是為了什麼陪著她去。像我這樣的教師,真的是太沒用了。到底自己在做什麼啊,真的很丟人」
如此說著的同時,彷彿自己眼淚又將落下。
落淚會變成習慣,一旦允許落淚,就會沒了盡頭。

「像町子這樣就夠了,你不是陪著那姑娘一起去復員局,還代替她哭泣了嗎。我想那孩子一定會很開心的。」

真是如此嗎?我看著打算在冬天編織些什麼而將老舊毛線捲成球形的阿姨。
民子的心情並不會因為我的落淚而好轉,她將來的人生也肯定難以過得輕鬆。

「雖然是別人送的,但家裡還有飛魚乾,要在這吃晚餐嗎?」

「謝謝阿姨,但今晚還有聚會」
作為民主化的一環而組織的社團,讓我的日常生活變得忙碌。我將手上的桔梗放在茶几上。

「浩二喜歡的桔梗,我放在這了」
留下彷彿代替自己的桔梗,我起身離開浩二的家。

題目 : 嵐ARASHI    部落格分类 : 演藝明星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12 2016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01


 
自我介紹

ccchobit

Author:ccchobit
每天都更喜歡你(.゜ー゜)y

於FB上進行ニノ相關的砂糖發言,由於是非公開社團,歡迎先用訊息打聲招呼並申請加入!

 
 
 
 
 
 
滿足好奇心
 

Archive   RSS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