ニノ週記

おこるな いばるな あせるな くさるな まけるな

 

『母と暮せば』翻譯:1948年 神無月 浩二


Category: 母と暮せば   Tags: 母と暮せば  
母と暮せば
若與母親同住/ 我的長崎母親/ 長崎:與母親的回憶

作者:山田洋次、井上麻矢

練習用翻譯(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跟電影有九成九重疊,請小心踏雷。
緩更。

1948年 神無月(陰曆十月) 浩二

在自己的房內聽到微弱的說話聲,走下樓梯看到母親黑暗中以燭光祈禱。

「主啊,感謝祢的恩惠賜給我這一餐,阿門」

「怎麼了?點著蠟燭祈禱,營造氣氛?」

「你這孩子說什麼傻話,因為電力不足,現在是停電時間,不久就又會來電了」

茶几上放著蘿蔔葉粥,以及細小的飛魚乾與醃漬品。
「看起來好貧瘠的食物,助產婦屬於重勞動的工作吧,這樣卡路里不夠吧」

「沒問題的,在患者家也會接受款待。你不吃點嗎?」

只要看著別人的臉色,就能知道是否有好好吃飯、或是餓著肚子。母親從我出生起,便一直將自己的食物分給我。
「我不用,母親你吃吧」
母親沉默地吃著晚餐。光用看得也明白肯定不怎麼美味。
「啊啊~真想吃啊,母親做的飯糰,混入昆布絲一起捏製的那種」

「想吃那種?」
母親露出訝異的表情。

「運動會的休息時間大家不是會一起打開便當嗎?母親做的飯糰是最漂亮的,正三角形的飯糰個個挺立,超好吃的」

「年輕的時候,好好花時間練習了喔」
露出自滿的表情,母親做出捏飯糰的手勢。
「將芝麻和鹽巴一起混入剛炊好的白飯,像這樣握緊,熱騰騰的飯總會讓手變得通紅。若不小心落下飯粒,你外婆就會大聲叱喝。好不容易可以捏出漂亮的三角形時,覺得終於習得一項女性技能了唷」

原來母親也有年輕的時候啊,迄今我才驚覺。究竟是怎樣的女孩呢?特訓母親貼飯糰的外婆,當時肯定也比現在的母親還年輕吧,怎麼說呢,所謂的人類就是像這樣自然地世代交替呢……若沒有戰爭的存在。
「外婆常說呢,吃倒、穿倒的(食い倒れ著倒れ)長崎」

「這地方,略微奢侈呢」

長崎從以前就是和外國頻繁交流的地方,外國人的存在並不稀奇,擁有多彩的料理與文化,就算逼近戰爭,也擁有比其他地方更為自由的氣氛。究竟是自何時起,軍方的人一臉傲慢地出現在這的呢…….
「以前曾和母親一起在中華街吃過什錦麵呢」

「嗯?」

「你忘了嗎,就是我被懷疑為間諜,被捕的那天啊」
那天一個人在家,玄關的門突然被粗暴地打開,我遭到逮捕。
卡其色衣服上別著腕章的憲兵隊長盛氣凌人地問道:
「你就是福原浩二嗎?」

「是」

「你因為涉嫌間諜罪遭到逮捕」

「耶???我?為什麼?」
雖然曾聽說過持有外國唱片,或只是因為聽收音機就被捕,但沒道理因為這樣就被認定是間諜吧?
看到我被帶出玄關,鄰居的富江阿姨頓失血色。為了不讓母親擔心,我請阿姨替我傳話:肯定是哪裡誤會了!我立刻就能回來!!高聲地如此表示。
「憑什麼說我是間諜!」

「閉嘴!」

我初次認識到什麼叫做多說無益。

「『你這叛國賊!』邊說邊打還被關到漆黑的小房間。擔心著『我究竟會變得怎樣呢?』的時候,母親就來救我了」

「我真的發怒了,居然說浩二是間諜!從富江那聽說後,立刻趕到憲兵隊,質問他們我兒子究竟做錯了什麼,結果居然回答我『運動會中的照片拍到高射砲基地在沖洗店被我們找到線索』。硬是要求他們讓我看照片,結果只是16張照片中的一隅拍到基地。真的是無法再忍!想著跟下頭的人溝通也沒用,執意要他們帶我去找司令官」

「真厲害啊,母親」

「還不是為了救你這兒子。好不容易見到司令官後,對他表示『光僅憑這一張照片的一角所拍到的高射砲基地,就判定我的兒子是間諜嗎!若是間諜的話應該會重複拍攝基地吧』『我的兒子絕對不是間諜。他是為了報效國家而專心學習的天皇陛下子弟!』這麼說了後,司令官便笑著表示『我知道了,就相信你,釋放你的兒子吧』。大致是這樣」

「我從像是牢房的地方被押到司令官室,一進去居然看到母親,超訝異的。別著金肩章的司令官表示:『多虧了你的母親,要不然你就會成為洩漏國家機密的重大犯人了。你有一位好母親啊!』回家的路上,母親邊哭邊吃著什錦麵呢」

「還有過這樣的事呢」

母親是非常堅韌的人。外表完全看不出來會做出這種事,而雖然是稱職的助產婦,但在工作之外偶而會少根筋。但一旦有需要的時候,卻又比任何人採取更快速大膽的動的行動。因為相信自己所作所為是正確的。
但在那之後,為了去霉而一起去了餐廳,母親彷彿切斷繃緊的弦,開始哭了起來。一邊吸著鼻水一邊喝著什錦麵的湯,隨之又突然怒罵起毆打我的憲兵,「真的超氣人的!」。邊哭邊吃邊發怒,吸著鼻涕的同時還要忙著吃麵,顯得非常忙碌。
「很髒啊,連鼻水也一起吃進去了」

「閉嘴!也不想想我是為了誰才那麼辛苦」說到最後自己卻笑了出來。

「雖然母親總是會在奇妙的地方犯傻而被我取笑,但在關鍵的時候,聽您的話總是不會錯呢。所以,在那之後我也想過了喔,關於町子。」

「怎麼想?」

「如果說,町子作為我的妻子而終身照顧母親,這對您來說是種幸福,我也覺得開心……但這果然是錯的,畢竟我已經不是這世界的人了。町子把我忘了,跟別的好男人,最好可以是比我更優秀的人,雖然我覺得應該不存在這樣的人,但如果,如果真有這樣的人出現,雖然我覺得應該不可能,但若真遇到這樣的人,果然應該跟他結婚。雖然我和母親會變得寂寞,但還是得忍耐。這才是對町子的愛。」
邊說,我內心深處也稍微鬆了口氣。
直到得到這結論為止,我內心如同暴風雨的漩渦般激盪著各種掙扎。像是對於自己死亡的懊惱、對於町子的愛、對於母親的擔憂,還有對於未來的不安等各種情緒。但想到我唯一能做的,果然這是最好的選擇。儘管結論是如此殘酷但同時卻也鬆了口氣。
「希望町子能獲得幸福,事實上不只是我,同時也和我一起死於原爆的數萬人的心願。町子要代替我們獲得幸福,對吧,母親」

「真的好好地想過了呢,了不起,真不愧是我的兒子」
能夠獲得母親的稱讚,我也覺得開心。

同時,房間的電燈亮了。

「啊,電來了」

在燈下母親的臉色顯得蒼白,希望是我想太多了,但原本就白皙的母親,感覺臉色日益蒼白。

彷彿是等待亮燈,外頭傳來上海大叔的聲音。
「晚安」

「啊,大叔你來了」

大叔和平常一樣粗手粗腳地抱著收音機進入屋內。
「收音機修好啦,換了兩根真空管」

按下開關,從收音機傳出名為「憧憬的夏威夷航路」的歌曲,貌似是最近流行得曲子。大叔也心情愉悅地跟著哼唱。
「拿到好東西了喔,進駐軍的花生醬,還有小麥粉。蒸成麵包後抹上花生醬,好吃到讓人想流口水」

我躲在房內的角落聽著對話,橫豎這男人無法看到我。

「謝謝,一共多少?」
母親取出錢包,關了收音機。大概是注意到我對這種吵雜音樂的厭惡吧。

「有錢再給我就行了」

「現在就讓我付吧,多少?」

「那,300圓就好」

「我給你500圓」

直接看到金錢往來更是讓人增加厭煩。雖然對於生者而言,錢非常重要,但作為死去得人,總覺得那污穢讓人難耐。外加上上海大叔拿了錢也不趕緊離開,反而坐在玄關旁的高台上。
想著要趕跑他,我起身尋找雞毛撢子。絕對不讓他更接近母親!

「進駐軍的肥皂已經給她了嗎?就是那可愛的學校老師」

「她非常開心唷,反覆要我向大叔致謝」

「之前說過的親事,後來我拒絕了,雖然就我看來明明是件好事」

「真是抱歉,大叔,喝茶嗎?」

「免了免了,我等下還有工作」
明明一度拿起背包起身,但大叔卻又再度坐下,用力吞了口水,眼睛發直。
同樣作為男性的我非常了解,這是想對著眼前的女性傳達感情時,男性固有的態度。誰不選,偏偏是我母親!

「雖然拒絕了媳婦的婚事,但伸子你自己呢?沒考慮過再婚嗎」

「我?在說什麼,別開玩笑了」
剛才臉色蒼白的母親,面露潮紅。

「我是認真的。絕對要找一個能守護你的可靠男人」

「那麼,有什麼好對象?」

「有…」

「咦~是有錢人?」

「雖然稱不上有錢,但也絕不會讓你生活不便」

「是怎樣的人?我認識嗎?」

「是」

「誰?」

「嘛…簡單來說,就是我,啊哈哈哈哈哈」
我雖然站在後方用力揮動雞毛撢子,但真正嚇退上海大叔的是母親的笑聲。
當作是玩笑而不傷和氣地拒絕。男人一旦被喜歡的女性如此拒絕便如同被宣判死刑、無法出手。母親究竟何時學會這種必殺技!

「大叔真會開玩笑呢,呼呼」

「我之後還會過來的,哈哈,哈哈哈…」
上海大叔聽起來自暴自棄地笑著踏出家門,又深深地嘆了口氣。

目睹整件事的我氣到不行。
「母親,快撒鹽!」

「啊,你都看到了?」
母親居然一臉平靜。

「全都看到了!那心懷不軌的傢伙是打哪來的啊!母親您也是,居然笑著應對那樣厚臉皮傢伙所講的低級笑話,不要讓那種傢伙踏進家門啊」

母親一邊倒茶,轉身看向我。
「我也知道,上海大叔對我抱持著好意,而我也是因為如此才能以低於定價取得砂糖、小麥粉等黑市的貨品」

「太狡猾了,做這種事情,不像是母親的為人」
彷彿母親也被污染般,我討厭這種作法。

「確實很狡猾呢。但是,浩二,那大叔並不是那麼壞的人唷」

「太天真了,這種想法。人好也要有個限度」

「不,並不是這樣。在這三年艱苦的生活中,遭人欺騙、親戚欠債不還,或是糟到好友背叛,歷經了不少慘痛回憶。但我相信那大叔在最關鍵的時候絕對不會背叛人。雖然對照你那大學畢業、曾擔任女子學校教師的父親,確實是很粗魯,但為了要這樣混亂世道求生,有必要具有像那大叔般的行動力。是會在誰有難時,『好!讓我來想辦法』如此表示的人。」

我無言以對。
在學生時代就死去的我,並未品嚐過現實冷暖。
既不知道戰後舉廢待興的氣氛,也沒遭遇過為了眼前利益而背叛、毀謗人的惡意,甚至沒有機會體驗為了求生而不得不變得狡猾。儘管我無法理解,但那厚臉皮的大叔也有優點嗎?

「不過既然浩二生氣了,那我就不再向大叔購買黑市物品」

這樣還能活得下去嗎?我沒有繼續深思的餘裕,只能接受。
「我知道了,但是,若我見到父親絕對要向他告狀。說母親聽到有人向自己提親,一副很開心的樣子。看看父親會不會生氣」

「不行,浩二,絕對不行跟你父親講」

「絕對要,我絕對會跟父親說的」
母親以開玩笑地方式拒絕那大叔的求愛,我也以玩笑帶過這件事。


------------
來一個浩二討厭的憧れのハワイ航路

題目 : 嵐ARASHI    部落格分类 : 演藝明星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12 2016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01


 
自我介紹

ccchobit

Author:ccchobit
每天都更喜歡你(.゜ー゜)y

於FB上進行ニノ相關的砂糖發言,由於是非公開社團,歡迎先用訊息打聲招呼並申請加入!

 
 
 
 
 
 
滿足好奇心
 

Archive   RSS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