ニノ週記

おこるな いばるな あせるな くさるな まけるな

 

『母と暮せば』翻譯:1948年 霜降月 伸子


Category: 母と暮せば   Tags: 母と暮せば  
母と暮せば
若與母親同住/ 我的長崎母親/ 長崎:與母親的回憶

作者:山田洋次、井上麻矢

練習用翻譯(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跟電影有九成九重疊,請小心踏雷。
緩更。

1948年 霜降月(陰曆11月) 伸子

庭院內的林木開始變色,今年的秋天特別漫長。幫前幾天接生的嬰兒洗澡的同時,我和這孩子的母親和代聊起家常。雖然這已經是她在菫和武志之後的第三胎,但卻為了這難了糧食不足而無法順利分泌乳汁而憂慮。

「別擔心,為母則強,想要餵哺小孩的心情會讓乳汁順利分泌的。雖說補充蛋白質也很重要,但太在意的話反而不好。小堇的時候不是分泌出如珍珠般的母乳嗎?對吧,小堇」
突然被搭話而就讀小學的女兒露出害羞的表情,在旁看著出生不久的妹妹。

「但那時候還有肉的配給…」

「確實如此,比起現在算是好多了,但別擔心!過度憂慮反而不好。對了,這孩子取名了嗎?」

「決定取名為町子,籠町的町子」

「跟我學校的老師一樣名字唷,町子老師」
小堇一臉自滿地表示。原來如此,是町子的學生啊。

「小堇是就讀天神小學?」

「對」

「阿姨也認識町子老師喔,覺得老師如何?」

母親和代代替女兒回答,「是年輕漂亮的老師呢」。
看來町子不僅受到學生歡迎,在家長間的風評也很好。

小堇不曉得想到什麼,在母親耳邊說起悄悄話。「又在說這種話!」

「怎麼了?」

一邊剝開地瓜皮,小堇開心地回答,「小黑喜歡她喔,町子老師」

「啊啦」
小黑就是不曉得多久前、町子曾提到過,聽門德爾頌聽到落淚的那位吧。
我對著被母親斥責也毫不在意的小堇問道,「是怎樣的老師呢?小黑」

「很高,聲音很好聽喔」

「很會唱歌?」

「唱得很差勁,雖然聲音好聽但是是音癡」

「別光顧著聊天!」
小堇再度被母親斥責,被這聲音驚擾的嬰兒哇哇地哭了起來。

在非預期的地方聽到預期外的發言。這樣啊,原來是這樣,覺得有點開心。回想起來,當初町子在提到小黑時,總覺得跟平常不太一樣。會在學生間有這種傳聞,表示兩人關係應該不錯吧,孩子的直覺遠比遲鈍的大人敏銳。希望兩人能有好結果,我在內心如此祈禱。

穿著袴的浩二再度出現,是那之後二、三天的事了。

「母親」

「啊,真讓人懷念,那雖然是你大哥的舊衣服,但卻更適合你呢」

浩二露出開心的表情,故意擺出滑稽的姿勢。不知覺中我耳邊響起太鼓低沉的鼓聲,依稀聽到山口高中的寮歌。
過去謙一跟浩二曾唱過的歌曲,今晚,似乎能再次從浩二口中聽到。

柳櫻交錯
春色似錦
後河原的樹林
承載青春的回憶

喜歡音樂的浩二,歌也唱得好。雖然進入長崎醫大,但現在卻覺得當初讓他做自己喜歡的事就好了。

「母親還記得嗎?和町子兩人搭乘火車來參觀山口高中文化祭,發生了什麼事?」

不管發生什麼都不會忘了,那天浩二所發生的事,現在想起還是會忍不住笑出來。
「在講堂舉辦的多項活動鐘,最胡鬧的就是南洋舞蹈」

「啊,那個啊」

「看到一群把身體用墨汁塗黑,穿著腰蓑扭著腰邊跳邊唱『我的騾子啊』的學生,定睛一看居然你也在裡頭!真是蠢到好笑」

「那之後的事情還記得?我抹得一身黑直接參加運動會,那天豔陽高照,本來皮膚就敏感的我,像是被火燒般痛到不行」

「你那些同學喊著『阿姨!阿姨快點過來』,一看,你在水龍頭旁拼命地想洗掉墨汁,皮膚被曬得又紅又腫,喊著『好痛!好痛啊』」

雖然浩二的朋友們拼命地將水淋到他身上,但滿身的墨汁卻難以洗掉。在陽光反射下閃爍著的水滴,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真是幸福。

「超痛的啊,嚴重晒傷」

「大家手忙腳亂地把我帶來的乳液全都抹到你身上呢」

「母親當時看起來表情超恐怖的,一臉生氣。明明只穿著褌的我,痛到快要落淚,町子卻在另一旁的樹蔭下笑到整臉發紅。啊啊,絕對會被甩了啊,過於絕望而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也不去上課」

「但最終沒被甩吧」

「過了不久收到了包裹,裡頭放了晒傷的藥,還有一封信。『那之後傷勢如何?希望這藥可以讓你早日恢復,下回見面的時候已經恢復白皙的皮膚』寫了這樣的內容唷」

「太好了呢」
町子在回程的車上又是好笑又是擔心呢。

「可以收到町子的來信,超開心的啊。那時候我突然覺得肚子餓,連吃了好幾碗飯唷。還為此被朋友取笑」
雖然是幸福的回憶,但現在回想起來卻只是徒增傷感。

「小浩,不能哭喔,一哭你就會消失了。秋夜漫長,多陪我一點」

「跟町子說了嗎?」

「說什麼?」

「那就之前說要忘了我的事」

在那之後沒有機會跟町子好好地聊聊。不只是我個人的想法,既然已經取得浩二的諒解,就得要再跟町子認真地談過。
「由母親談這種事,也是很難說出口的啊」

「但總不能永遠拖下去」

突然,町子推開玻璃門進入屋內。
「阿姨,晚安!」
浩二瞬間消失身影。

「阿姨,別驚訝唷,你看我拿到紅豆了」
町子秀出散發出色澤的紅豆。

「真稀奇,真虧你能拿到」

「有盆子嗎?」

剛才和浩二的談話成為我的動力,今晚,絕對要和町子好好談過。
「若有砂糖的話就好了呢,果然還是拜託看看上海大叔吧」

「阿姨你聽說了嗎?郵資要漲價,而且是漲一倍唷!報紙跟廣播也是,到底要我們如何生活下去」

「就算繼續活下去,感覺也不會有什麼好事了呢」

「別這麼說!一點都不像平常的阿姨」

「畢竟兩個兒子都過世了,也沒有其他可依賴的親人」

「不還有我嗎」
町子將紅豆放入盆內,挑揀著裡頭摻雜的髒東西。
我也戴上眼鏡一邊幫她挑揀,切入主題。

「町子,關於這件事……」

「怎麼?」
町子仍繼續挑揀著垃圾。

「不需要總是為了我或者浩二擔心了喔」
聽到我的發言,町子的手突然頓在空中。
「若遇到好對象,就跟他一起創造新的家庭吧」

「阿姨,我之前也說過了,我沒打算結婚」
町子嘆息後如此回覆。

「為什麼?為什麼不打算結婚呢?」

町子深深地吸了口氣。
「這話只跟阿姨你說。在原爆的前一天,八月八日的傍晚。從我被動員的三菱兵器茂里町工廠回家途中,我和另外兩位好友睦子、立石像往常在寶町交叉點分手時,不曉得為何那天睦子突然正色表示:『我們不曉得何時會面對死亡,所以偶而也來一次正式地道別吧』,於是,我們便『再見,明天見!願您安好』深深地鞠躬,說完後三人大笑出來」
「在那隔天上午,我因為肚子疼就向工廠告假」

多虧如此,町子才能保全性命。

「八月九日,睦子跟立石被工廠的天花板壓住,喊著『救救我、救救我…』氣絕而亡。我之前向睦子借了手錶,是瑞士生產的名貴手錶,想著絕對得還回去,但卻遲遲無法前去拜訪,過了幾個月終於鼓起勇氣,跟睦子的母親表示『這是向睦子借用的手錶』後,對方緊抱住我『沒受傷真是太好了』。我不自覺脫口而出,『我那天因為肚子疼而沒去工廠』。睦子母親旋即推開我,冷淡地瞪著我:『睦子若也只因為肚子痛而請假就好了呢』」
「一想到死去的睦子跟礫石,就覺得獨活的自己很對不起他們,若我還想著結婚、獲得幸福,肯定會遭到天罰」

對於倖存的人而言,甚至只要是活著就是種罪過,覺得自己活著是種錯誤。這種想法也存在於我心中某個角落。但若認真思考,這種想法是不合理的。

「我是浩二的妻子,這樣就夠了」

「不行,不可以這麼想。就算你這麼做,浩二也肯定不會開心。浩二絕對會希望你可以結婚、獲得幸福。所以,若你有欣賞的對象…」

「才沒有這樣的人,不要說這種奇怪的話」
町子試圖強制打斷話題般,突然起身洗起紅豆。紅豆彼此撞擊下,發出沙沙沙地聲音。

到底該如何表達,才能讓她理解呢?到底該如何向這樣年輕的姑娘傳達非得要好好地渡過接下來的人生呢?
「生氣了嗎?之前你不是曾提過嗎?小學的同事,那位聽了門德爾頌後落淚的人,不是很好的對象嗎?」

町子用力地想反駁,「為何提到那個人?……雖然是好人,但僅止於此」

「對不起呢,那只是舉個例子。若有一天,出現了町子喜歡的人,請和他結婚、生下成群小孩……」

「我不會這麼做的!」町子悲鳴著反駁。

「別這樣,請聽我說。阿姨我由衷希望哪天你的小孩可以就讀自讀母親所任教的小學」

「阿姨,別說了!請不要說這種話」

「若你有天遇到這樣的對象,請你就忘了浩二吧,浩二絕對也是如此希望」

「不!浩二會生氣的,若我這麼做,他肯定會很生氣」

「不會的,他絕對不會生氣的,我是他的母親,非常了解他!拜託,就請你這麼做吧」
絕對得有人向町子如此表示,而這是我應該做的。放棄浩二、忘了浩二,愛上浩二以外的男性,結婚,擁有自己的人生。忘記睦子或者立石兩人,獲得幸福!這是倖存的町子最重要的責任。

「我一個人認真想想,阿姨,再見」
町子瘦削的肩膀明顯透露出拒絕,我也只能目送她離開。

浩二突然出聲叫喚渾身喪失氣力的我。
「母親,好好地跟町子談過了嗎?」

「照你說的做了喔」

「有跟他說若有適合的對象,就放棄我,和對方在一起嗎?町子怎麼回答?」

「說要一個人好好想想,哭著回家了,感覺好可憐」

「這樣啊,哭了嗎……」浩二也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

「浩二,不能哭喔」

「沒問題的,我,不會哭的」

實際上最想哭的人是我啊。對著町子做出那種發言,一字一句都讓我揪心不已。
「很心疼啊,彷彿被迫放棄自己的女兒般」

「母親,振作點,這樣搞得好像失戀的人是你一樣」

「確實如此,不應該傷心呢,畢竟是為了町子好」

浩二試圖轉換話題般,東瞧西瞧屋內的擺設。發現了最喜歡的川上教授的照片。

「是川上教授!真懷念啊,超喜歡喝酒的教授」

「進行家庭訪問時,還請他享用配給的酒呢」

「家訪的隔天,被教授叫到研究室,然後他突然大聲說道:『福原同學,你的母親真是位美人啊』那晚又再度和教授一起喝酒。那教授只要喝醉,肯定就會唱歌,母校的第五高等學校的寮歌。武夫原頭草萌生~花香入夢,教授不曉得怎麼了」
浩二說到這裡,突然愣住看向空中。
「啊咧,我在川上教授的課堂上……」

「是的,你的人生在八月九日那老師的課堂中結束了喔」

「這樣啊……教授後來怎麼了呢?」

「雖然奇蹟地從瓦礫堆中救出,卻全身刺滿玻璃碎片,渾身是血地被搬運到滑石神宮後,雖然護士們拼命地照顧他,但那教授大概也知道自己死期將近……『沒有酒嗎?』護士們將稀釋過的消毒酒精貼近嘴邊,卻痛苦到全身顫抖而無法入口」

「牙關緊閉症,這是咀嚼筋的強直性痙攣,很痛苦啊」

「於是教授轉而要求用吸管,護士們哭著嘗試了後,又再度出現痙攣。川上教授寂寞地笑著表示『果然還是不行啊』,不久後就過世了。那天是敗戰的八月15日。浩二也記得吧,名為吉岡的護士,他特地過來到家裡告知。那位吉岡護士,在去年也因為原爆病亡故。基督徒,原本是相當漂亮的人呢。」

聽到這邊,彷彿再也忍不住般,浩二開始嚎啕大哭。
我也無法出聲阻止,就只能目送浩二消失。


題目 : 嵐ARASHI    部落格分类 : 演藝明星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12 2016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01


 
自我介紹

ccchobit

Author:ccchobit
每天都更喜歡你(.゜ー゜)y

於FB上進行ニノ相關的砂糖發言,由於是非公開社團,歡迎先用訊息打聲招呼並申請加入!

 
 
 
 
 
 
滿足好奇心
 

Archive   RSS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