ニノ週記

おこるな いばるな あせるな くさるな まけるな

 

『母と暮せば』翻譯:1948年 師走 伸子


Category: 母と暮せば   Tags: 母と暮せば  
母と暮せば
若與母親同住/ 我的長崎母親/ 長崎:與母親的回憶

作者:山田洋次、井上麻矢

練習用翻譯(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跟電影有九成九重疊,請小心踏雷。
緩更。

1948年 師走(陰曆12月) 伸子

進入12月的長崎吹起季節風,氣溫迅速下降。也來到今年的尾聲了。距離浩二第一次出現已經過了近五個月,相較於過去兩年,我終於感受到活著的樂趣。好像回到了他生前那段時光。
回想到開心的回憶便兩人一起笑出來,由衷感受到生下浩二真是太好了。越是回想起過往,彷彿卸下心中重擔,覺得幸福。

相反地,健康狀況卻是每況愈下。秋天罹患的感冒遲遲未能痊癒,風大的食候光是出門便感到萬分難受。
教會週日的彌撒中,也出現嚴重的身體不適。跪著唱頌讚美歌時,突然胸悶難耐,身旁的富江大聲詢問:「伸子,你還好嗎?」
唯恐引起大家注意,回以:「抱歉,讓我稍微休息一下就好」之後,眾人又繼續唱頌。
這世道有大量因為營養不良或者貧血而頭暈的人,不需要每次為此感到緊張。儘管如此,富江仍以守在背後支撐著我。
「你瘦過頭了吧,有好好吃飯嗎?」

這麼說來,確實從要町子放棄浩二那晚以來,她便再也沒來拜訪了。在路上雖曾一度打過照面,但忙碌的她也只來得及點頭致意。不過,我覺得這樣就好了。
年底大掃除或過年的準備,迄今都有町子的幫忙,但這麼做果然是錯的。正是因為我太依賴她的好意,町子才始終無法下決心。
沒問題,只是一人生活的程度,由自己來就行了。如此想著而在掃除途中,久違的上海大叔穿著大概是進駐軍外流的溫暖外套突然拜訪。。
「唷」

「大叔好久不見」

露出一如既往的笑容,「啊,真輸給他們了,在最忙的時候居然被迫在豬籠里住了一週」
彷彿旅遊報告般,大叔這般說著。

「豬籠?指的是警察拘留所?」

「想跟岸邊下錨的船員買油,結果卻被惡劣的同行密告,海上警察乘著快艇響笛出現唷。雖然跳下海逃跑,但卻在岸邊被捕。不但罹患感冒,就連好不容易買到的油都被沒收」

聽起來就像是喜歡惡作劇的小孩所作的自白,實在無法討厭這位大叔。
「感覺鬧大了呢,已經沒問題了嗎?」

「沒問題!沒問題!我才不會因為這種小事消沉呢」

大叔如同往常般從包中取出數項物品。
「我帶黑豆來了,正月可不行沒有它呢,還有蒲鉾」

我急忙地走向大叔,「那個,大叔,我真的很感謝你的好意唷,但我已經決定不再從黑市購買物資了。不是有聽說完全不買黑是而餓死的法官嗎?明明有那麼守法的人,沒道理只有我自己如此享受,作為一介日本人」

大叔驚訝地看著我。
在當今的日本,難以分辨表面話跟真心話,若不抱持著全盤接受的態度,便難以維持最低限度的生活。雖然我也是持著這種想法而從大叔那購買黑市物資,但今日的我決定佯裝清廉,故作好人。

「不用這麼不知變通吧,這國家多的是比我還要更惡劣的傢伙」

正如大叔所言,但我已經答應浩二了,再也不從黑市購買物資。
「拜託你,把這些帶回去吧。我也被兒子教訓了,要我不能向大叔購買」

大叔露出驚訝的表情看著我。
「兒子?是指浩二?」

沒辦法,我只好點頭。

「他不是死了嗎?」

就算跟大叔說明原委,他肯定也難以了解吧。
「是他在夢中跟我說的,『不可以在黑市購買』,所以拜託你,把這些東西拿去賣給別人吧」

聽到夢中一詞,大叔顯得不知該如何回答。
「怎麼說呢,若還活著或許有可能這麼表示,但沒道理聽從過世兒子講的話吧」

「抱歉,辜負你的好意」

「我是為了看見伸子你開心的表情才特地邊喘著氣爬上來的啊」

「抱歉」
我只能不斷低頭致歉。
事實上,就算不購買這些物資,我最近也食慾不振。不管吃什麼都不覺得美味,連吃飯的欲望都變得微弱。早中晚,如同規定好的儀式般坐在餐桌前,隨便吃點什麼就已經夠了。

大叔不情願地站起身,突然換了話題。
「對了,忘了重要的事啦。浩二有很多唱片吧?還留著?」

「都還在喔」
這些浩二珍惜的唱片,迄今成為他的遺物。

「我啊,最近考慮在思案橋附近開個喫茶店。音樂喫茶。貝多芬,鏘、鏘、鏘鏘!現在在東京很流行。把浩二的唱片賣給我吧,我會出個好價格的」

多麼旺盛的生命力!原本作為掮客獲利,這回要開店了嗎?但為此想要購買浩二的唱片……不行,絕對不可以!彷彿是對於與浩二回憶的污衊,我全身顫抖。況且,浩二到現在也仍珍惜那些唱片。
「不能這麼做,浩二會生氣的」

「生氣?難不成又是在夢中?」
大叔已經不只是錯愕,而流露出擔心。確實,他不知道浩二現在仍會出現在我眼前,會擔心也不是沒道理。

「對,會在夢中對我發脾氣的。我很感謝大叔的好意,但唯有唱片絕不能賣。我打算在我死後全部捐給大學,浩二肯定也會同意」

「伸子,你的狀態不太好吧」

「怎麼說?」

「去給醫生看一下比較好吧,錢的話我會想辦法,你不用擔心」

「謝謝,浩二也總是擔心我喔」
不管別人怎麼看待都無所謂了。兒子死了、成為孤身一人的我,在別人眼中肯定越來越奇怪吧。但不管別人怎麼想,我都無所謂。
雖然大叔看不到浩二,但我卻能見到他。時不時就會出現,而且還很饒舌,現在仍一起共度愉快的時光。
想到這,又忍不住想笑出來。

「我知道了,可以不用再說浩二了。你要多保重身體,年後我再過來」

「謝謝」

露出怪訝的表情離開後,大叔旋即向隔壁的富江搭話。
「福原家的伸子,最近是不是有些奇怪?」
彷彿刻意不讓我聽到般,兩人縮著背竊竊私語。
「我也很在意啊,感覺沒啥精神」
兩人都很清楚我變成孤身一人的事,雖然非常感謝他們,但不想要再增添他們的困擾了。

說話途中,富江目光停留在大叔的背包。
「大叔,有沒有什麼相應過年的東西?」

「黑豆的話,有」

「啊!真開心!快進來」

題目 : 嵐ARASHI    部落格分类 : 演藝明星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12 2016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01


 
自我介紹

ccchobit

Author:ccchobit
每天都更喜歡你(.゜ー゜)y

於FB上進行ニノ相關的砂糖發言,由於是非公開社團,歡迎先用訊息打聲招呼並申請加入!

 
 
 
 
 
 
滿足好奇心
 

Archive   RSS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