ニノ週記

おこるな いばるな あせるな くさるな まけるな

 

『母と暮せば』翻譯:1948年 初夜明 浩二


Category: 母と暮せば   Tags: 母と暮せば  
母と暮せば
若與母親同住/ 我的長崎母親/ 長崎:與母親的回憶

作者:山田洋次、井上麻矢

練習用翻譯(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跟電影有九成九重疊,請小心踏雷。

本回完結。
晚點發全文PDF。

1948年 初夜明(12月31日) 浩二

母親將手掌大小的新年鏡餅放到我桌上。接著將町子與我的合照收至抽屜。我大概也曉得這是什麼意思。
回到客廳的母親,「啊~結束了」自言自語。

希望母親能打起精神,所以我穿著父親的大衣向母親搭話。
「母親,今天我去看電影了唷,現在的我,不管是哪間電影院都能自由進出呢」

「這樣啊,真是不錯」

「很厲害唷!英國電影『亨利五世』,畫面居然是彩色的,據說是叫特藝七彩(Technicolor)。雖然知道美國、歐洲在研究彩色電影,但沒想到那麼快就從黑白進入彩色的時代了!母親最近有看什麼電影嗎?」

將棉被從壁櫥取出,母親回答:「『美國交響樂』,長崎中心劇院幾滿了人,我還是坐在通道看的呢。」

「但是很好看吧!,那部電影。Gershwin做的『Rhapsody in Blue』那曲子真是傑作!我完全沈醉在當中了呢。這樣的傑作在戰前還很少見啊。說起來。美國真是個奇怪的國家呢,可以做出這麼好的電影,卻也能做出原爆……母親,怎麼了?感覺沒什麼精神」

「在你去看電影的時候,町子來了喔,兩個人」

「兩個人?」
啊,原來是這麼回事。

「浩二,你也知道了吧,就是你希望可以帶給町子幸福的那對象」
母親為了不讓我傷心,謹慎地挑選用詞。
「和町子訂下婚約,所以過來打招呼」

切!一股怒氣湧上。
我當然也希望町子可以獲得幸福,母親也說了放棄才是為她好。
但也不需要那麼快就找到替代我的人吧。
「訂婚了嗎,是唷,居然來拜訪了啊」

「是呢」
雖然問了也不能怎樣,但實在忍不住不問。
「怎樣的人?」

「戰場上受傷而少了隻腳,雖然拄著拐杖而有些行動不便,卻是位好人」

「好人?怎樣的好人?」

「就說是好人了,母親打從心底這麼認為,這人值得信任」

「既然媽媽都這麼說了,那肯定沒問題吧。也能帶給町子幸福吧」

「沒問題的。同樣是小學老師,相當受小朋友歡迎唷」

莫非是輕浮的傢伙?!
「是有趣的人嗎?」

「完全不是,是非常認真的人。穩重、安靜,跟你這樣的話匣子完全相反。若是那個人的話也能放心了」

「我有那麼愛說話嗎」

「非常愛說話唷!你在家的時候,一整天都可以聽到『母親』『母親』,直到我回答為止,不斷地喊著『母親』『母親』,偶而會想,莫非已經講完一輩子份量的『母親』了」

「說什麼傻話啊,笨蛋」
明明是想讓母親打起精神,我卻因為受到町子訂婚的打擊而沉默下來。

「怎麼了?很難過嗎?但必須要忍耐喔,浩二是男孩子嘛」
如同安慰小學生般,母親如此說道。

「又以為我在哭了嗎,沒問題的!我才不會哭呢。只要町子能獲得幸福就好,我相信母親的判斷」

「真懂事,真是好孩子呢,浩二。沒問題的,那孩子絕對會獲得幸福。既聰明又溫柔,肯定能成為好母親,生下許多孩子……」
母親突然停住,淚流滿面。

「怎麼了?為什麼哭了呢」

「那孩子會獲得幸福,然後,終有一天會忘了浩二吧」

「這樣就夠了」

「但是,為什麼只有她獲得幸福呢?若和你交換就好了……」

確實如此,母親。
我了解這是不加虛飾的純粹心情。
為何死的偏偏是我?為何不是其他人?全日本、全世界喪失所愛之人無人不這麼想。但聽到這種話,最難受的是已經死去的我唷。

「母親,別這樣,不可以說這種話,都不像您了,這種說法!」

母親彷彿突然回神般,看向做出如此強硬發言的我。
「對不起,對不起。是我的錯,母親是壞人,真的是壞人,居然會妒忌那孩子」
或許是受到自己發言的衝擊,母親臥倒在棉被上。
「浩二,我累了,讓我休息吧」

「對唷,早點休息比較好,母親的臉色很糟糕唷,還好嗎?」

似乎真的很不舒服,母親彷彿喪失所有氣力般,閉上眼睛。
「沒問題的,晚安。明天還要過來喔。主啊,將我的靈魂交託予祢,阿門」

「我知道了,晚安」
我站起身,如同往常般走向客間打算消失。
但總覺得哪裡不同,而很在意母親的動靜。
一度消失的我再度出現在母親身旁,母親陷入睡眠。
如此安靜、如此平穩。
「母親,喂,母親!」

睜開眼,母親看向我,「你還在啊」

「母親,我或許不會再回來了」

母親慌忙地坐起身,明明方才還如此疲倦。
「為什麼?絕不可以這樣!我自從你死了之後,不管做什麼都無法感到幸福啊。拜託你,不要再說什麼不再回來」

「放心吧,母親」

「有什麼好放心的」

「我就算不再回到這個家,母親也會和我在一起喔,直到永遠」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和你在一起?」

「因為,聽好了喔,母親,你已經來到我們的世界了唷」

母親直到完全理解我的話為止,並未花上太長的時間。母親的表情完全不見方才的疲倦、哀傷、憂愁,卻閃爍著喜悅的光輝。
「那麼,從今以後直到永遠,都可以和你在一起囉?」

「是的」

母親露出笑容,「啊,好開心,我真的好開心」

「來吧,緊緊地抓住我」
母親緊握著我所伸出的雙手。啊,母親那柔軟、溫柔的手。
我施力將母親拉起身,抱住母親瘦弱的肩膀。
「好了嗎,走了唷」

母親笑著點頭,在我的攙扶下走向另一個世界。
那是沒有時間沒有形體什麼都不存在而只有光的世界。
母親,從此也要永遠在一起唷。

在這之後。
在母親與我踏上另一世界旅程的不久後,上海大叔和富江阿姨來到家中。

「喂~上海大叔又來啦!開門唷」

富江阿姨從門口窺視動靜,但母親仍躺在床上。
「已經睡了嗎?抱歉啊,因為買到過年蕎麥麵,想說分你一點。大叔也說你沒啥精神而在擔心呢」

「在中華街買到東坡肉跟什錦麵,過年就是得吃這種呢」

在意起毫無反應的母親,富江阿姨:「伸子,身體不舒服嗎?抱歉喔,我近去了。喂~伸子?」
進入屋內,富江看著仍躺在的棉被內的母親,變了臉色。
「大叔,好像不太對勁唷」

大叔慌慌張張地大叫著「醫生!我去叫醫生!」而衝出屋外。
屋內的富江阿姨則摸著母親的臉頰,哭著喃喃「伸子,就這樣孤身一人死了嗎,好可憐,好可憐啊」
大叔飛奔出去時撞到的電燈仍在晃動著。
母親的表情露出幸福般的微笑。


尾聲

1949年過年剛結束,教堂便為了在大晦日猝死的伸子舉辦葬禮彌撒。
在町子、黑田正圀、上海大叔、富江阿姨,還有其他大量仰慕伸子的信徒泛淚唱著聖歌之中,成為亡靈的伸子在浩二陪伴下出現。
教堂內,由伸子接生的孩子們也列席於中,那些孩子們看見了兩人。
身著和服的伸子與穿著制服的浩二,如同在聖歌歡送下穿過教會牆壁而消失於雲中的傳說,在這之後數年一直在信徒間口耳相傳。

題目 : 嵐ARASHI    部落格分类 : 演藝明星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12 2016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01


 
自我介紹

ccchobit

Author:ccchobit
每天都更喜歡你(.゜ー゜)y

於FB上進行ニノ相關的砂糖發言,由於是非公開社團,歡迎先用訊息打聲招呼並申請加入!

 
 
 
 
 
 
滿足好奇心
 

Archive   RSS   Login